目前分類:修行筆記 (4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被操得很札實,從出月子的那一天開始,就有連綿不斷的功課要寫,據說是正在操練我們。

朋友說,修行到這個時候最容易放棄,因為很累,但是還見不到真正的境界。

我偶而會開玩笑說我要去改信別的教,不過仔細想想,菩薩一直很顧念我們。最近因為需要念了很多遍地藏本願經,在經文中看到釋迦牟尼佛與諸多菩薩對於「人」是如此疼愛,我想神都是愛人的,問題是自己的路總得靠自己的腳走完,不管換哪一位神來帶領,也不管用什麼方法走,只有走到底才能真正得到休息--所以就走吧,一直走到海闊天空的那一天,至少我很幸福,有許多親密的人跟我一起互相加油打氣,情義相挺,只是偶而也會想要透透氣啦~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蘇軾有首詩說「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們所處的世界也是這樣。

最近有些機緣可以跟一些網路上的朋友討論不同的宗教觀,從基本教義來看,不同的宗教也許有著南轅北轍的說法,但事實上大家看到的也許都只是人世的某些面向,看似相衝突的說法也許只是不同的表述造成的,並不影響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即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也就是說,當不以色受想行識、不以眼耳鼻舌身意、不以色聲香味觸法,察覺到的人世,就越接近諸法空相,也就越接近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

要怎麼屏除「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不知道。知道的人不能說也說不出來,說出來也就落入「色受想行識、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就不是諸法空相了。所以只能各自回去念心經,繼續參~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很忙,除了舊房子要收拾,搬回斗六的東西也陸續在安頓中,公婆對於房子的雜亂比較不能承受,所以我醒著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收拾行李。斗六的家住了十年,雖然外觀不錯,但內部總少了些舒適性跟設計感,很多令人搖頭的規劃也只能設法去改善,還有漏水、噴雨、電壓不穩、收納空間利用不佳等問題等著我們去處理,所以這陣子就在整理東西、丟東西、房屋修繕跟帶小孩之中度過。當然還是要維持穩定的出貨,該辦的事情還是要辦,開門七件事雖然不是件件歸我管,但是也沒有少很多事。唯一慶幸的,是我不用去上班,所以時間利用上比較有彈性,但是我總是忙得團團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剩下的幾箱衣服,我本想慢慢上架,結果周末我們回草屯一趟,被婆婆看到了還堆著的紙箱,以為我們沒有地方放了,又要求大姑把她的衣櫥清空了給我們放東西。所以今天我又在努力的開箱上架中。

看到年輕時的衣服,想通了我的胸部跟臀部永遠也擠不進那些36號的小衣服了,決定通通把它們回收掉。以前會覺得回收很可惜,會努力想要找人送;現在卻覺得送人很過分,因為對方可能又為一整箱沒有用的衣服煩惱著該如何處理,而且對我來說這些衣服也不再屬於我,那麼是丟掉、是送人還是回收又有甚麼差別呢?以後買衣服的時候多考慮一點,不缺的衣服喜歡也不要買才是王道吧。突然很明顯地看到自己最近心境的轉變。最近其實丟東西丟得很有罪惡感,因為兩個家合而為一個家,有些臨時性的、一個家只需要一個的東西必須被處理掉,我們曾經丟回收車丟到被清潔隊員罵說:「又不是只有今天才收回收垃圾,丟那麼多後面的載不下去。」但又能怎麼樣呢?當初搬出去住的時候,沒想過會搬回來,甚至曾經努力不要搬回來,人生卻總有令人意外的轉折隨時要發生。

最近的氣候劇變越來越明顯,很多報導隨之而來,問題是人類會產生二氧化碳,並不會回收二氧化碳;我們有能力造成氣候劇變,並無法終止它的劇變。我想起了朋友的話,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人從來處來,要往去處去。其實「人」的存在是暫時的,不過是四方世界各式靈體交換位置的中間過程,等這次交換完成,人類也就不需要再存在。於是我們產生了過多的二氧化碳卻無法處理,製造了核廢料無法處理;我們買了衣服,丟掉衣服;蓋了房子又廢棄房子;我們努力的回收,但回收的量永遠只佔我們消耗的一點點。人類正明顯地走向消失的一天,這個巨輪不會停止,也不需要停止。因為人類的存在本來就不是必要的,所以如果有一天人類消失了,也不是需要擔心難過的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我陪一位朋友去菩薩那裏處理家事的時候,朋友跟我們解釋念經的意義:「念經只是一個讓你把心靜下來的方法,不是說念經就算修行。那甚麼是修行?」我們茫然著,朋友接著問:

「那你用甚麼走路?」

「用腳」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很忙,很多事情要做,每天晚上我都熬很晚,實在是因為在忙的事情很有趣,所以總是停不下手。仔細想想,好像也沒有催逼自己的必要,能走到哪裡就算哪裡,所以就放慢了腳步,發現這麼慢,好像可以配合上身邊的人的腳步了,那麼多出來的速度,就用來閒晃、思考、做點不賺錢的事情囉。

外國老闆最近一次回來的時候,跟我說他家的老二唸完貴貴的私校MBA之後,要去某國家公園當CFO,而二媳婦則要辭掉最高級的精算師工作,跟著丈夫到非常鄉下的地方生活,準備養小孩,言談間外國老闆透露著對二兒子的的擔心。我告訴他沒關係,Life will find the way。他說的確是如此,美國在經歷這次金融風暴之後,很多年輕人開始體悟到財富的不真實,轉而追求真正的「生活」。

這讓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我的手相。看過我的手相的人都會覺得很奇怪,因為我沒有事業線,又或者有個我蠻喜歡的說法是:我的事業線跟生命線疊在一起。所以我覺得,我的生命就是我的事業,現在我就有這種感覺。當我在把商品上架,寫它們的故事的時候,我是在分享我生活中很開心的部分;當我跟伙伴們一起討論公司的專案的時候,好像一場開心的party;跟客戶談生意,其實比較像是去交朋友;經營自己公司的討論區,也跟自己在其他的論壇一樣開心地聊著........我沒有認真算我到底有沒有賺錢,但據說我們公司也沒有賠錢。慢慢地我可以放心地打到空檔,讓自己順著生命滑行,看看命運要帶我去哪裡。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龍貓地來了很多藍鵲,之前害我的蕃茄幾無收成,當然草莓也一樣遭殃;我又重新種下的蕃茄,打算拿網袋套一半、留一半,套袋的人吃,不套袋的留給鳥吃,我為自己這樣的胸懷沾沾自喜。

昨天去幫蕃茄綁支撐的繩子的時候,發現葉子上有兩條毛毛蟲,我決定拿細竹枝把它們撥下來,以免他們吃光我的蕃茄葉子。撥到第二隻的時候牠抵死不從,被我撥得屁滾尿流,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起來。等我完工之後,突然發覺自己的愚癡:我願意把蕃茄分一半給鳥吃,卻不願把葉子給蟲吃。所以我只是喜歡那個鳥而已,不是真的眾生平等啊。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pr 22 Wed 2009 00:11
  • 無常

週日從中部回新竹,路上想著心事想到淚眼模糊。在中彰交流道下五權西路的路口,依稀見到紅燈倒數的秒數,突然間我覺得自己的生命就跟著那秒數一直倒數,一點一滴消逝。當綠燈亮起,倒數的秒數消失了,但我知道我的生命依然依照剛才的速度持續流失,即使沒有一個倒數的表在那兒,它也不會停止流走。突然間,我覺得生命像一條長河,頭也不回的奔向大海;每一個個人都只是河中的一滴水,隨著河流的推進不停向前。河流的終點是大海,那麼生命之河的盡頭---生命之海---應該是什麼樣子?但那也不是終點,因為水滴到了大海,還是有可能又變成雲到天上,再重新變成雨滴回到河的源頭。而所謂的無常,就是這滴水不一定什麼時候會離開、或者再加入這條河。不管水滴何時離開或回來,它總是往大海跑的。那麼,可以想開嗎?

週一下班回到家,大女兒跟我說,她們學校有個小班的小朋友睡覺到一半昏倒,老師把他送到醫院去,然後他就上天堂了。我很難相信這個故事的真實性,但老公也跟我再次確認,我在晚餐後上網查了相關新聞,心裡覺得好難過,為了留下來的人,不管是家長還是老師。不幸發生的理由總希望他水落石出,但不管是什麼理由,又總那麼令人情何以堪。原來無常離我這麼近,從前它只是新聞的一則,是別人戲臺上演的戲,但今天我突然就變成某部戲當中跑龍套的路人甲了,會不會有一天,我變成了某部戲的主角呢?

然後我突然想起,我已經當過主角。九二一地震的時候,我曾經失去我的兩隻愛犬十九天,那時候的震撼跟煎熬非常深刻;十九天後牠們回來,那興奮與不可思議又無與倫比。原來老天爺那時候要教我的是「無常」這一課,我到最近才明白。我想我進入了另一個境界,不是看開,不是放下,比較像是「接受人生就是這個樣子」,該哭就哭,該笑就笑,該生氣就生氣,該害怕就害怕,每個當下都不停地往過去流動,過去了就過了。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決定要轉換跑道之後,過了一個思潮豐富的春假。這個春假我其實很想到哪裡走走,但事實上是一直待在婆家,除了星期五下午帶孩子去運動公園溜直排輪之外,活動的範圍都在家門前的馬路上而已。總之有很多事情困擾著我,我想過一個又一個問題,一段又一段的對話.........

比如說,朋友罵我:「叫妳不要去龍貓地蓋房子,為什麼都講不聽?」接著叫我去讀「孝道」(我還沒找到這是什麼,有善心人士知道請告訴我;朋友有提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那出自孝經,但孝經裡沒我朋友念的那句話。);既說我孝道做得很不好,又要我去改變一些現狀;真的是糊里糊塗、莫名其妙,這很多訊息交雜在一起之後,我得花很多力氣才能理出頭緒來。

又比如說,對於性別的差別待遇,我也很無法接受。我還是不能接受為什麼女兒嫁人之後,孝只對夫家的人講,福報也都歸到夫家去。還有很多傳統觀念裡對於女性的想法,既有的期望跟偏見,我仍然無法接受;有時候我真的很想去歸化當摩梭族人,母系社會對我來說是比較合理的社會結構;真不行,那就改當蜜蜂、螞蟻也不錯。其實我會想去上班,去闖出一片天來,多少也跟這種不甘心有關;我自己有兩個女兒,我總得為他們掙一點地位跟尊嚴。不要說我想太多,如果曾經當過沒有生到兒子的媳婦(比如說敝人在下我),看過周遭人的關切(?)與期許,再來跟我談這件事到底有沒有爭取的價值。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我被罵得很慘,而且被罵得無話可說。不過我真的很謝謝罵我的人(?),因為我終於可以下定決心,這一次我可以放心離開了。

離開什麼呢?離開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回家當夫人。這本是個很讚的決定,我以前當夫人的時候也過得很好,沒想到後來它變成非常難實現的願望。過去這一陣子,我的人生好像架在沙子般的基礎上,為了讓它看起像個樣子,我很努力地蓋房子;雖然我自己明白,房子蓋得再好,沙子終究是沙子,但是我不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實。今天終於有人告訴我:「再這樣下去,妳的人生會垮掉。」

我把一直困擾著我的心事都問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星期一我本來答應要參加一個會議,但是因為前一個晚上上床晚了,到星期一早上我起不來,做了個賴床夢。我很久沒有做賴床夢了,而且我最近的夢境通常不記得,記得的都有特別的意義,所以我把它記錄下來。

這個夢是這樣的:我家的公司因為業務擴張,所以需要增加人手,我們就徵一個工程師。面試的地點在「我家」,那是一個清水模的豪宅,房子是高腳的,所以一樓是孩子玩耍的場所,居然有好幾台外面那種投幣後就會一邊搖一邊唱歌的機器。在那裡我們進行第一場面試,一共有七的人來應徵,我心想「景氣真不好,來這麼多人啊」。當下我覺得這場面試短時間不能完成,所以打電話給聯絡那場會議的助理,說我不克參加會議。接著我走出這個孩子的遊樂場,好像想出門準備上班,走出去才發現我家不是普通的大,有個很長很長的走道直連到大門口,而且更驚人的是這走廊上擠滿了來面試的人,每個人都面無表情,很有秩序地排成一列,直到我看不到的盡頭(所以我也沒看到大門)。我心裡又想「這景氣真的不是普通差!!」然後我就醒了。

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聯絡會議的助理,跟她說我不克參加會議,請她幫我轉達。接著這個夢境困擾我一整天。自從我開始念經以來,我就蠻能分辨我夢裡的人物是「什麼」,我的感覺告訴我,那些來我家排隊等面試的人,都不是人。雖然如此,他們不像以前的債主那樣讓我覺得嫌惡,我覺得我想要做點什麼來幫助他們,這麼多的「人」,我到底要怎麼幫?我醒來以後都還一直困擾著,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幫到這些人?對照著我家的豪宅,那不知所謂的機器玩具,總覺得有個意念呼之欲出,卻又不得要領,就像噴嚏打了一半那樣讓人難受。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好在email收到這封信,就聽到聖言法師圓寂的消息,我想他應該很願意把這些智慧跟大家分享,所以轉貼過來:

提昇人品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末帶孩子們回娘家,兩天下午都帶著孩子到爸媽的菜園玩。爸媽在烏溪旁的跟朋友借了一方田地,自己種點蔬菜調劑身心,我跟老公雖然經常上龍貓地,但是孩子們去的時間卻少,所以週末天氣晴朗,我們也希望孩子能多跟土地親近,就帶到菜園去。

星期六下午,老爹拿了幾個麻布袋給兩個孩子,要他們在已經收割的稻田裡撿拾稻桿,孩子們嘰嘰咕咕地直撿到夕陽西下,我們一起欣賞了絢爛的夕陽,才荷鋤而歸。

星期天下午,到了田地之後,老爹說他要去摘一些「過貓」,順便挖些綠竹筍,大女兒嚷著說要跟,小女兒聽了也說要去,我跟老公就帶著孩子跟著老爹走。大女兒已經是輕車熟路,蹦蹦跳跳地跟在外公身後;小女兒第一次走到竹園去,路上又有很多好玩的花花草草吸引她,所以走得很緩慢,我就跟在她後面慢慢陪著他走,順便介紹路邊的花花草草給她看。偶然一抬頭,看見大女兒已經跟老爹走到田梗上,老爹悠閒地扛著鋤頭走著,大女兒則是蹦蹦跳跳開心地跟著,背後是夕陽下紅紅的雲朵,旁邊是一望無際的稻田,一叢竹林矗立期間,好像一幅畫一樣。這個景象深深映在我腦海,反覆咀嚼有無窮的滋味,到了那晚開車回新竹的時後,我跟老公說:「我小的時候,也曾經像大女兒這樣,跟在我外公的身後蹦蹦跳跳在田埂上走著。」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寫下去,乾脆獨立一個分類專門講算命算了..............

前情提要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一句叫「修行在公門」,公門指的是管理公眾事務的單位,就是政府單位啦。最近我慢慢有感觸,不只是公門能修行,只要人多的地方,就是很好的修道場。

人多力量大,才能成就大事;同樣的人多口雜,就很難討好所有人,孔老夫子早有明鑑,才說:「鄉愿,德之賊也。」所以要把事情做大,目標就不是討好所有人,反正也做不到。不過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被討好,所以難免會有一些衝突,這時候就是修行的時機:心生不滿的人一定會有抱怨、有攻擊,甚至黑函、謠言滿天飛,這時候要如何穩住自己,讓朝著目標前進的腳步永不止歇?這些日子以來,我擔任義工的網站論壇發生很多的爭議,大夥兒還是穩穩地完成了會員大會,接著還要辦記者會,網站功能也持續增強,當覺得沮喪的時候,大家只要想著「推廣母乳哺育」的初衷,又能繼續走下去。在工作上,我的單位發生了很大的政治與社會案件,傷害了單位的信譽,也有人意圖對我老闆採取行動,但我們還是穩穩地把合作備忘錄簽下去,籌備中的募款活動也不曾停止,因為知道我們的目標是什麼,所以一時的事件也許會有影響,但絕不會阻擋信念的推動。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最近有很多事情發生啦,大部分的時候我無所謂,只有我在意的人被影響的時候我覺得有點難過。事實上,因為這件事情讓我重新跟很多老朋友取得聯繫,真的非常感謝各位原諒我之前的決定,還是繼續回來支持我。

事情發生以來,我一直蠻佩服自己心臟有夠強,雖然後來發現也沒有我想像中的強,有人一發怒我的心就虛了,不過能讓我心臟少跳幾下的人當然也不是等閒交情,說開了以後反而更能團結一心,只是我的心臟還是要休息一下,人真的是會「傷心」的。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功過相抵之外我到底想要什麼?蓓森朵芙老闆這一篇分享打動了我的心。

尤其這一句: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前陣子被一些事情困擾著,好幾天都是天剛亮就醒來,久久不能再入睡,滿腦子都是與那些事情相關的思緒,我很想強迫自己丟開那些思緒,但是效果不彰;想起之前念經後讓心情放輕鬆的經驗,想說再來念個經助眠,結果一點用都沒有,因為還在半夢半醒之際,常常一段經文沒唸完,腦袋就又被雜念填滿。這情形困擾我很多天,直到有一天我定下心來徹底思考跟反省,然後做出改變的決定,那天晚上我又能好好念上幾遍經。

原來念經不是用來逃避問題的,相反地,要心靜下來的時候念經,才能真的修養心性。自己的問題要自己解決,求助於經文是沒有用的。好吧,也不是完全沒用,仔細思考經文的意義的時候,會讓自己比較容易從糾結的情緒裡跳脫出來,但是如果不解決煩惱光想靠經文入眠,那就是無效攻擊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其實有很多心情,但是大部分的念頭都「就這樣了」,沒有必要、也沒有時間去細細紀錄,只覺得最近正在對自己做大規模的觀想與覺察,在大部分不必用腦的時候,我的腦袋都拿來思考「我這個人最近怎麼回事」,最後算是有個小小的結論,算是一個可以記錄的斷點,就寫下來: 

自從我上班的這半年來,我覺得自己有很大的改變,畢業前的兩年我是慵懶而閒散,但是畢業後的這八個月內,我變得非常積極而勤奮,雖然有時候我會懷念過去的悠閒,也想念跟孩子每天閒逛的日子,但是我始終沒有停下前近的腳步,在這半年多內我成了一個校級中心、進入權力核心,我們買了一塊地、準備要當農夫,還開了一家公司、基礎建設已經完成要開始大張旗鼓經營,然後我準備要開第二家公司.......說實話,這麼有執行力不是我的個性,博士班的最後幾年我幾乎極盡拖延之能事,每每看著時間流逝急著跳腳,但就是提不起勁兒來踏出一步,現在我居然積極地像在飛。其實過年前那段時間被我老闆拉著強行軍三個月,那時候真的是很累,身體也不堪負荷。所以過年前我決定出國去好好玩一趟,再加上年假的休息,之後我給自己重新設定腳步,就不再覺得是在消耗自己的能量,反而每天都有源源不絕的能量。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生如夢」這句話大家都耳熟能詳,也知道其中的道理,但是最近的一次經驗,卻讓我受到蠻大的衝擊.........

我最近常常作夢,是那種劇情很複雜,而且醒來以後記憶猶新的夢境。星期天晚上要從婆家出發前往娘家之前,我在房間裡收拾行李,看到我寫給老公的情書,就拿起來翻看,看到當年剛開始戀得很苦的那一段,那時候的痛苦與掙扎、癡迷與愛戀,突然間有一種「大夢初醒」的感覺。人生,真的就是夢一場。在那個當下,我覺得我要「醒了」。然後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如果這真的是一場夢,它太美了,我還不願醒。」然後就停止了。雖然停止了,但是我的情緒久久不能平息,在那個當下,我是那麼清晰地感受到這一切都是一場夢,但是我依然對這場夢執著;後來跟老公提起這一段經驗,我哭了,哭得很傷心,喜與樂果然還是最難放下的。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早上不知怎的想起了這件事,想到我常常跟別人說「生氣不能解決問題,所以不要生氣了」。如果生氣沒有意義,那麼人為什麼要生氣呢?

突然間我想通了,生氣(或其他的負面情緒)其實是有正面意義的。負面情緒通常會讓人受苦,不只是承受的人,包括發作的人本身通常也不會太愉快,所以它其實是一種「警告」,一定是什麼地方不對了,才會讓人覺得生氣或難過,如果一切OK,人就不會難過。我們常常都是在負面情緒產生的當下,才能察覺到自己的缺點與不足,進而想要有所改變,讓負面情緒不再發生。剛開始的時候,也許逃避會比改進更容易被採納,但是逃得了一時,逃不了永遠,該解決的問題永遠都會用他自己的方式回來,直到問題被解決為止。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