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自我反省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久沒寫BLOG,本來有點想停筆,但是最近的一篇留言讓我看到自己很久以前的文章,然後接著看同一類別後來的文章,我開始覺得我這個BLOG其實算是很有意思的紀錄,一份從這個人生過渡到另一個人生的紀錄,讓人看看一個人在不同的情境下,她的思想會有多大的不同,而這個人又是怎麼取捨她人生的道路。我想有很多人都走在我前一種人生的道路上,一樣感受到痛苦與徬徨,想離開又不敢離開,因為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我這裡的分享也許會有參考價值也說不定,所以我還是把一些相關的思考脈絡寫下來跟大家分享。

一開始要前情題要一下,因為我有點忘記我以前是幹什麼的。話說96年我從研究所畢業,直接留在母校任職兩年,98年我辭職並舉家南遷,搬來跟公婆一起住,到現在又過了將近兩年。一開始我辭職只因為對我工作的倦怠及對家庭的渴望,回歸家庭之後我們生了第三個孩子,也開始認真跟著菩薩修行。就在不久前的某個晚上,我才想通了一些事,這件事非常有意思。話說我的農曆生日在閏月裡,帶我修行的朋友(以後直接稱老師)幫我排過紫微斗數,她說幫我排的命盤有兩個,菩薩跟她說我應該要用她交給我看的那一個。之前我曾經跟大法師討論過紫微斗數的事,那時也排過我的命盤,跟老師交給我的命盤大異其趣,我一直看不懂其中玄機,就把這份命盤放在抽屜裡收著,繼續過著我的生活。

我想通的那一天,就是想起我的兩份命盤。請大法師排的那一份命盤相當不得了,命宮裡同時有日月昌曲,據說是大格局的命盤;後來老師給我的命盤看起來不怎麼樣,我沒真的看懂過。但是我懂一個道理:每個人命盤裡的星星是固定的,好的星星數就是那些,不好的星星數也都一樣,差別只在它們坐落的位置,也就是說如果我的命宮裡有很多吉星,就表示其他的地方沒有那麼優。另一個命宮不怎麼優命盤倒是分配得很平均。我突然就瞭解到,這兩種命盤代表了我的兩個可能的人生。當初我要去學校上班前,曾經請示過菩薩,是祂應允我才去上班;後來老師一直要我辭職,我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到這一天我才終於想懂:菩薩是要我去看看我的另一種可能的人生,然後看我會選擇哪一種,再決定要不要繼續指導我。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最近重新練了一次天龍八部,對這部小說有完全不同的想法。我第一次看這套小說是高中剛畢業的時候,高中國文老師借我看的,當時我只能懵懂看一些劇情,但無法真正體會其中的禪機;這次重看,角度完全不同,看到的也完全不同,讓我覺得我根本沒看過這套小說。

這次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橋段,是鳩摩智最後在古井裡接近走火入魔,後來意外被段譽用北冥神功吸去所有內力,雖然保住一命,但是畢生武功盡失那一段,他內心的轉折。小說中寫著,鳩摩智在那之後徹誤前非,翻譯許多梵文佛經到西藏,保留很多重要的法典,成為佛教史上很重要的一位人物。這一段讓我想起我離開新竹之前,我們主任夫人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別蟄伏太久啊。」我想她一定想了很久才想出這一句話,但是我自問「我是蟄伏嗎?」我其實是散盡一身功力,走上別的道路;這樣做值得嗎?當然值得!晚回頭比沒回頭好。

時至今日,仍然有很多親友家長在擔心我跟老公要怎麼過日子,會不會過得太爽?我們的社會真的被單一價值觀荼毒得很厲害,為什麼人生的道路就只有「工作賺錢」這一條?好像如果一個人在青壯年的時候沒有把人生的精華時間都用在工作賺錢,就很奇怪;但是如果一個人的青壯年總是在工作賺錢,那他什麼時候要發覺自己沒有好好陪父母、沒有好好陪另一半、沒有好好陪子女、甚至沒有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個端午節連假過得很「精彩」,我花了不少時間演內心戲,自己對自己OS來OS去,最經典的莫過於星期六早上我起床,坐在床邊想了超過一個小時,啥都不能幹,顯示那時刻我的腦神經處於滿載的狀態。

稍微交代一下發生什麼事:因為我們要搬回去,我的婆婆很高興,就忍不住跟我多說了一點。當他想要教我「女人就該怎樣的時候」,就完全超出我的極限了。說真的,我不喜歡以標籤去決定一個人「應該怎樣」,所以我不喜歡「男人應該怎樣」、「女人應該怎樣」、「老大應該怎樣」、「弟妹應該怎樣」............我覺得這些不是由自己決定的身份,不應該成為「原罪」;在日劇「篤姬」裡,有一群人在追求沒有社會階級、可以自由戀愛的新世界,我跟他們追求相同的理想,這意味著女人沒有「應該」要生孩子,也沒有「應該」要為孩子犧牲掉自我成就,要生什麼孩子也是他們自己的自由。雖然我仍然會選擇生孩子,也選擇在他們還小的時候多花一點時間陪他們成長,但那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應該」。我的打擊,就在於面對一連串的「應該」。

說實話,那些話要是由別人提起,我一笑置之就好;由婆婆來提,好像又是另一件事。雖然我有想到這個可能性,但是當聽到原作親口複述一遍的時候,打擊還是很大。不過經過幾天的沈澱下來,我想清楚了,很多人都對我有很多的期盼:娘家的父母認為我「應該」有自己的工作,維持獨立自主;老闆認為我「應該」不要放棄我的所學,畢竟國家培養我這麼久,像我這樣的人才很難得;病人與家屬認為我「應該」努力把東西做出來,那是他們的希望所在;公婆認為我「應該」在家帶小孩,讓老公去發揮...........每個人都有他們的道理,也言之成理,但是他們都不夠瞭解我--我的所思、所想、所愛、所欲、所能、所求,他們能給我的建議,只是在他們認知範圍裡最好的幸福,那是他們的幸福,不是我的。所以我決定把所有人的建議一致處理--謝謝指教,感謝他們為我設想,但終究我自己的人生還是我自己決定。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每天看一點「聖嚴法師最珍貴的身教」,發現他的事業真的做得很大,這讓我對『做大事』有了不同的想法:聖嚴法師是因為發了宏願,為了要幫很多人,所以必須做很多事,這些幫助很多人的事情加起來,看起來就是完成一件大事業;但是聖嚴法師不是為了做大事業而做這些事情,「做大事」是結果,而非「起因」。

孝經裡有「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以前我從不知「孝之終也」是什麼,在google上查了孝經全文,原來「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最近每當我想起老爹對我決定的失望,就覺得很抱歉,如果以孝之終也的角度來看,我是不是違反了孝道呢?

這個問題讓我進一步思考,什麼是「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走學術界當然是個揚名於後世的捷徑,但也不是每個人走在這條路上都能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另外還有很多人,他們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的方法並不是走學術路線,所以現在我的抉擇並不是必然的有或沒有。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我最近常常想起的一首偈語:

手把秧苗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為道,退後原來是向前。

決定不上班,後又決定要搬回斗六與公婆同住,接著在公司方面也因朋友的建議,生活事業部的手工皂部分即將獨立,以後手工皂事業就給我妹妹跟妹婿去經營,我們只留下聖誕婆婆的布護墊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提早下了班,帶女兒們先到龍貓地玩到天黑:他們抓蝌蚪,我種西瓜蕃茄;然後我們再到WASABI去吃八點以後特價一人399的晚餐。看著女兒們開心地玩著,在車上笑鬧著,在餐桌上認真品嚐食物,像大人一樣跟我們聊天著,讓我感覺恍如隔世。

晚餐的時候跟老公說,決定離開以後,我有從地獄裡逃脫生天的感覺。因緣和合的結果,學術圈就像是無間地獄。今天才又聽到另一段臆測的耳語,讓我覺得真的是越好心的時候,雷親得越用力。現在我比較能很快地把這類事情引起的情緒丟開,也決定不澄清什麼,讓有小人之心的人繼續輾轉反側;我不是他的問題,一直檢討我,解決不了他的問題,不過他可能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他的問題,才來檢討我吧。

我知道那是地獄,也看著自己在地獄當中不斷地變形,卻無力挽回,為什麼還要進去?不過就是因為莫名其妙的責任感。那我為什麼不離開?因為我不知道我可以離開。當我知道那不是我的責任的那一刻,我哭了,因為如釋重負喜極而泣,可能連那時候教訓我的朋友,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哭。這陣子體會特別深的一件事情是:讓別人瞭解我不容易。當我決定要離開的時候,很多人覺得那不是真的;相信是真的人,有一些又覺得我可能是犧牲了什麼,安慰我:「將來還是可以回去。」事實上,我一點都不想回去。我好不容易逃出來了,不管是什麼理由、什麼動機,總之我不要再回去了;將來如果真的需要討生活,我寧可去賣咖哩飯,也不要進學術界--這才是我的真心話,八年前我就這麼決定了。除了既有的心結之外,我怕極了寫計畫書、成果報告跟開無止盡的會議,也不喜歡在半夜裡備課到天亮,然後直接上講台講連我自己都還不熟的東西給學生聽。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首歸去來辭可說是陶淵明的代表作,仰慕已久,但未曾細讀。以前的造詣沒有到,心境也沒有到。昨天突然想起我很捨不得龍貓地的想法,想探究這樣的心情到底所為何來,因此找了下面的歸去來辭並序,看了令我悵然許久,人真的會有這種感覺,陶老大真是我的知音啊!!現在的人們想追求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不過就是個可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一樣為五斗米而折腰,我寧可是拿著鋤頭敬天地,不是拿著名片敬大老,就這樣而已啊。

我說不想幹了,我老爸總說有個固定收入的工作不容易,不要輕易辭掉;我們說想搬去龍貓地住,變成公公說年輕一定要住市區,趁年輕打拼,不要過那種退休生活........人打拼,不就是為了過退休生活。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曾經,有一位富翁,搭乘飛機到一個乾淨又美麗的湖邊釣魚。他碰到另一位釣魚人。富翁炫耀他賺了很多錢,釣魚人問他,賺那麼多錢做什麼?富翁說:「我可以到美麗的湖邊來釣魚。」釣魚人說:「你賺了很多錢才可以來這裡釣魚,而我每天都在這裡享受釣魚啊!」唉~何時我也能歸去來兮呢?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在看一本書--「奇蹟」,講一個年輕的神經科學家中風後復原的故事,這本書非常好玩的地方,在於作者對於大腦有很好的基礎知識,所以她從內觀察自己腦部的變化,印證之前的研究推論寫成。這本書還有一半專門講中風後的復健,一樣從腦神經研究的結果來看,相當值得大家看,因為台灣老人家中風的機會不小。這本書等我看完這本書再來分享,今天先借用其中的結論來講我最近發生的狀況。

簡單的基本知識是:左腦管理性邏輯,右腦則是感受與深層的平靜。作者因為左腦有畸型動脈破裂,所以整個左腦毀得差不多,她描述自己在中風後「沈浸在非常平和的幸福感當中,那應該就是佛家所謂『涅盤』的境界」。我自己最近也進入左右腦切換的狀態,以我經驗來說,作者的推論很有可能是對的。

話說我本來是左撇子,所以本來就比較是右腦人格,雖然看起來不是很笨,但是很多生存競爭的能力我不太有,所以常常被人家笑很笨(這完全不是謙虛之詞),常常有人問我:「你是怎麼活到現在?」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現在我開始在想,也許我的左腦人格是因為我媽當初決定要我練習用右手寫字,所以才發展起來的;不過因為不是天生的能力,所以它終究有個極限。無論如何,我總是到了這步田地,唸完了書,也進學校工作。很多人都發現,我工作之後個性變了,我自己也有發覺;但是當我必須在工作當中專注的時候,很難切換到以往那個舒緩的人格,因為一旦進入那個人格,我就很難把事情辦下去。不是我不願意,實在是我的工實跟我的資歷極不相稱,我剛進來的時候也不知道,別人叫我做我就做了,那時候真的追左腦的能力追得很苦,整個理性、邏輯能力被硬ㄍㄧㄥ起來,那時候我的左腦都顧不了了,就甭叫我再去想右腦的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剛剛辦完一場研討會,那是一場相當有水準、而且具開創性的研討會,成果當然也非常豐碩。我原本以為這項挑戰到研討會為止結束,但後續的發展才真的是挑戰的開始。我開始意識到,我的生命進入了充滿挑戰的階段,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讓我接應不暇,有些我能夠很快度過,有些就難免打開我的創傷模式(典故請參見Keroro軍曹中的Dororo)。到了最近,尼采的的這句話----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又蹦回我的腦袋裡。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是國三理化老師為我們準備聯考打氣用的,那時候我沒怎麼受苦;到了高中準備聯考的時候,理化老師是我的化學老師,又拿這句話來鼓勵我們,那次我比較有感受到這句話的意思,但不真確。到了這個時候,我真的驚覺這句話是如此貼切而傳神。

最近我的生活仍是苦樂參半,工作上本來就有接連不斷的挑戰,派系鬥爭、小人中傷、異黨傾輒層出不窮,我發現即使開啟了創傷模式,也沒有辦法在其中待很久,因為下一個事件等著我下決策,沒有拖延的可能。結果創傷模式開啟的時間只能越來越短,很快地宣洩完情緒,很快地進入下一個挑戰。外國老闆一直提醒我:「Win the war. Don't win the battle」我問他:「什麼才是我的War?」他說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教職,但這個答案我不滿意,我應該有更高的任務要完成,找到教職只是一個battle;那麼如果找到教職只是一個battle,現在的那些小人、派系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史萊姆而已。記得以前玩RPG的時候,常常等級低的時候遇到的BOSS,就是後面等極高的時候的史萊姆;我現在的處境,就好像一個等級低的新手進入滿地都是BOSS的環境裡,雖然每KO掉一個經驗值都會升很高,但是要很小心,因為隨時都會被BOSS等級的史萊姆KO掉。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能不能不要再這樣下去?耳邊又響起外國老闆的諄諄叮嚀:「Be patient. Good things must happen.」說真的,看著眼前的大坑,說不害怕是騙人的。我綁了安全索,也盡量往後撤退,但最後那個坑會崩成什麼樣子,我不知道。所以今晚我下了一個決定:「奮戰到最後一刻,不行的話,就算了。」仔細想一想,如果我的學術生涯就此結束,那也不過就回到我畢業那時的決定,離開學術界而已。最差就回到原點,對我來說又有什麼損失呢?所以我可以比較不害怕,比較勇敢地繼續做好我覺得「正確」的事情。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據說景氣不好,對我來說沒有太大影響,不過的確看到路邊很多人在騎腳踏車(放無薪假)。我們真的很慘嗎?昨天看到辛巴威的新聞,他們的貨幣最高面額到一億,但是,一億元買不到一個水果,他們的總統倒是跑去買香港買豪宅了,我想他買豪宅的價格換算為辛巴威幣,會是貨真價實的「天價」。這更讓我更深入去思考富有與貧窮。什麼是富?什麼是窮?

有的超過要的就是富;

有的少於要的就是窮。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年假裡租了些DVD,昨夜總算把孩子都弄睡了,跟老公依偎著看這部電影:Mamma Mia!

希臘的碧海藍天,膾炙人口的歌曲都是享受,除此之外,整部電影洋溢著宴會的氣氛,人生就像一場盛宴,每天都要開開心心地過,不管是輕鬆的、還是辛苦的,不管是瘋狂的、還是合乎邏輯的。當然嫁女兒的那一幕依然使我落淚,拭淚的時候偷偷瞥了老公一眼,也看到他鼻頭紅紅的。不用說,我們都明白,因為我們有兩個最最寶貝的女兒。就電影來說,它當然還有可以改進的地方,但是看完整個心漲得滿滿的,有很多的想法翻騰著:

第一、我希望我到了梅麗史翠普那個年紀,還能像她這樣跳舞。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我還是很忙~最後我終於明白了,我其實就這麼一直忙著,雖然我渴望慵懶的生活,但事實是每當我有時間,就會開始想「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一點?」如果我身邊的現狀都已經讓我滿意,我就會開始想要做一點以前沒做過的,比如說生老三。所以我會這麼忙,並不是際遇的問題,是性格問題。我這幾年都在忙碌中渴望悠閒的夫人生活,但是每當我悠閒完,只有更多的忙碌等著我。這是我自找的,沒有人害我。

所以我認了,忙就忙吧,要忙就要忙得有意義,工作時認真工作,享受的時候認真享受,玩的時候認真玩,要認真過生活。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飯吃八分飽,

事做八分好,

沒事常跑跳,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Nov 26 Wed 2008 13:52
  • Reset

最近我過得很悶,有來由的悶,也有沒來由的悶。若要總結說一句,只能說「這不是我要的生活」。最主要的問題,可能來自我的工作。我不喜歡我現在的工作,雖然我喜歡做研究,也喜歡上課,更喜歡我的同事,但是整體來說的工作我不喜歡。若要真正深究那讓我不喜歡的一點,可能是由來已久的專業衝突----那很久以前就讓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離得遠遠的那個理由。據說研究生往往跟指導教授有糾葛的情結,但是我自己當研究生的時候,沒看到我同學們有太多這種情結;等我進了學校工作,看過更多指導教授與研究生的關係之後,更覺得有情結的人才是特例。

我知道,只要耐著性子就能解決,我最知道要用什麼方法來說服某人,我也非常明白這國家社會需要什麼樣的貢獻,我知道............但是我覺得好累。我已經忍了好幾年,終於可以解脫後又沒得解脫,繼續陷入泥淖中,到了現在我覺得我已經徹底沒力了。如果要繼續走這一行,我要重新reset;如果要重新reset,我還要走這一行嗎?我不想。「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我辦不到,只有丟棄過去的包袱,我才能獲得新生。現在的我沒有「死過」的感覺,所以我不能「重生」,就覺得越來越老,越來越想求得一死。我要向過去的自己完全說再見,然後再重新開始。現在的我覺得好累、好倦、好無力,再也打不起精神來努力了。

下午跟美國老闆聊了一個半小時,他很關心我的狀況,要我有事情就打電話給他,也說他很希望我能找個時間到美國去跟他待一段時間。我原本擔心,想要離開的心情會不會因為跟他聊完又改變了,但是我發現,跟他聊完只讓我的心情變好,卻不能讓我打消想離開的念頭,反而更讓我看清了台灣的研究環境不健全的一面。如果在以前,也許我會想要學白色巨塔裡的唐澤壽明,一邊在體制內鬥爭到頂端,逐步實現自己的理想,好像迷失、又好像沒有迷失一直到死。但是現在,我真的覺得人生太短了,這麼短的人生好像不應該用來受苦。苦一輩子、或爽一輩子,其實百年之後都無差別。要說真的對人們有影響,那也是因為有成功才有影響;更多不曾被實現的理想不曾發生影響,也就無緣為人類服務。再者,要有所貢獻,也沒有一定要在那個領域啊。如果利他的基因是生存的必備條件,至少應該可以選擇要爽爽地利他吧。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又開始看日劇了,我發現我喜歡日劇的理由,是因為它們的長度通常都不長(超過十五集的日劇我就不看了),要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演完一個主題,總是要濃縮一些東西。日劇的好處是像章回小說,每一集都有獨立的開頭與結尾,也有各自的中心思想;中間會帶過長線的伏筆,也會扣回中心主旨,是可以連貫看、也可以分開看的戲劇,對於我這種不會每天守著電視機看電視的個性再適合不過。

 

醫龍不是第一次上映,但是一開始我覺得它的調性很暗,名字又怪,所以我沒有看。這次是剛好想看電視,遇到它的開頭,所以就姑且看之。又因為我最近的研究跟醫學電子有關,就斷斷續續看著。這部戲除了講醫界的黑暗面之外,我覺得他還花很大的力氣在探討「醫生」應該是什麼?主角朝田龍太郎是個天才外科醫生,眼中只有病患,沒有醫院的組織與階級,所以在醫界一路走來跌跌撞撞,靠著稻森泉飾演的助理教授掩護,才能有機會在大醫院裡執行高難度手術。而這位女助理教授為了要當上教授費了很大功夫,初衷是為了要改革腐敗的醫局,但是在往上爬的路上,有時候也會忘記了自己想當教授的理由。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哈,看到這個標題,大概有人以為我要來老王賣瓜了。其實是因為最近發生的種種,讓我想到蘇東坡的一個小故事:

蘇東坡居士是大文豪,也是一位精研佛法的人,可以說儒佛兼修,聰慧過人,詩詞歌賦皆精通也。有一天,他坐禪,略有所悟,便作了一首讚佛偈,他如此寫道: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寫給來看的你~
只有這麼一句真心真意的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之前有點太衝了,身體又吃不消,上個星期拉了一星期的肚子,前三天還一直發燒,本來以為自己只是「又遇到了」,雖然朋友也跟我說:「妳最近運在低,剛好妳媽被跟到,就影響到妳。」但是後來才想起來,這是我的老毛病。以前念博士的時候,只要我連續拼一陣子,就會生一場大病,先從發燒開始,然後會轉變為腸胃的症狀,這一病要一個星期,除了躺在床上之外啥都不能幹。後來懷孕結婚生小孩,過了幾年夫人般的生活,很久沒有遇到這樣的病況;最近我連著兩個星期加班,中間又排滿了出差跟會議,然後我就病了。

考駕照之前我還很擔心,最近運正在低,而且又一直拉肚子,不知道考試會不會怎樣?老公說:「那跟運氣沒有關係」所以我還是算好拉肚子的空檔去考完筆試跟路試,順利拿到駕照。拉到昨天終於停止拉肚子,開始恢復正常了。雖然恢復正常,但是也給我上了一課:「我是不能太辛苦的。」這可以稱之為貴婦命嗎?總而言之,不管我是很拼地在工作,或是慢慢做,我一段時間的產出是一定的量;我要是前面做得很拼,後面一半的時間就會在生病,跟我降低一半的效率做出來的工作成果相同,既然如此,我何不慢慢做呢?慢慢做的話,另外一半的時間我可以陪小孩、可以出去玩、可以玩自己想玩的事,這不是比生病好多了?想通這一點,我決定重新檢討我的行事曆,把工作整個調鬆,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事情只要有做就會有進度,快或慢有時候不能用太短的時間來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我為什麼要做我現在的工作?我一點都不覺得這工作有什麼了不起,也不覺得它真的能有什麼貢獻,如果把我拿走的資源跟我付出的貢獻相抵,剩下來的貢獻度總值可能跟一個一輩子只在自己的地上自給自足的農夫沒什麼兩樣,可能還會輸給那位農夫,因為一不小心可能就浪費了過多的資源。

雖然知道自己是朝著一個可以幫助某些人的方向前進,但是一路走來也用掉了很多的能源、犧牲很多動物的生命,如果這一切都不發生,可能有些人會過得很不好,但是也有一些人就可以過得好一些。總覺得人只是在自己的混沌裡製造波動的假象,到了最後的最後功過相抵,剩下的也不過就是「生存」而已,跟其他的生物並無二致。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工作上有很多煩心的事,上星期五已經在回草屯的路上了,又接到一通不怎麼讓人愉快的電話,毀了我半個週末,孩子的絮語我都沒有心情聽了,只想不停地向老公抱怨,直到星期六中午去台中the One吃了頓很棒的Brunch,心情才恢復。週日的晚上最後我決定要留在娘家,週一早上再出門上班;晚上老公孩子都睡了,我一個人看電視的電影台等頭髮乾,一邊等一邊想:「難得週末有時間可以陪孩子,都被這樣的情緒佔據了很不值得」,但是我實在沒有能力很快地從情緒裡抽離出來,很難在聽到老闆忽視你的貢獻、為達到自己目的講一些五四三的時候,一點都不生氣,以前那種很討厭的感覺又跑出來。

今天早上出門前,我打開鋼琴彈了一首playing love,因為時間剩下並不多,就只能彈這一首,很生疏的、但是曲子依然動人,我有被安慰的感覺。「是這個嗎?」我問自己。生了孩子以後,我花了四年的時間才有辦法再回家為我的狗洗澡,又花了四年我才能坐下來彈一首曲子,那種安慰的感覺,讓我當下就好想把鋼琴搬到新竹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