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情隨筆 (7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幾天帶女兒去逛書局,讓我找到Faber-Castell的水彩色鉛筆,買回來玩玩看。一開始先畫在紙上,然後用水暈開,效果不怎麼好。後來女兒們的小姑丈拿起來說,是不是要沾水畫呢?我試了一下,效果還真不錯。前天在等女兒寫作業的時候,我就隨手在便條紙上畫了一下,很久沒有畫水彩了,之前為了搬家回來,特地去買了畫筆跟畫板,還沒有開工呢。這幅練習之後,手感有回來一點,剛好老公也在試他的數位單眼,就幫我拍了幾張,外面那個不是裱框,是椅面,別誤會啦。我發覺我真的很喜歡畫山說。

IMG_0516.JPG 

除了畫畫之外,我也開始做皂跟裁縫,晚上女兒洗澡的時候我就彈琴。前天開始挑戰蕭邦的幻想即興曲,發覺進度還不錯。最近比較看得懂樂譜在寫甚麼,彈琴彈了幾十年,到今年才看懂樂譜原來是音樂家寫的文章,也才彈得出味道來,那些音符不再全無章法,有它的邏輯與思想,也就有它想表達的意念與味道,這樣彈起來就比較能跟音樂家神交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從美國回台一個半月的朋友,即將啟程回美。猶記得當初說好要一起去玩好多地方,沒想到不過就是一起參加一次網聚,帶他們家哥哥去海邊玩兩天,他們的台灣行就要結束了。期待已久的離職日,不知不覺就過了。種下去的水果玉米跟番茄西瓜已經收完,我的小外甥轉眼也要滿周歲了.........日復一日,好像不管我做好做壞,日子好過難過,總是一下子就過了。又回想起我指導教授在六十大歲時說的話:「沒想到六十歲那麼快就到了。」

就這麼過了一生好像也不錯。

最近慢慢適應了放慢腳步的生活,開始可以認真彈鋼琴、上網逛逛、跟老公連線打很老的戰略遊戲、陪孩子,也有時間好好聽老人家說話。最近娘家媽媽的身體不太好,朋友說是心病為主因,但是越跟媽媽聊,越覺得媽媽變得像孩子一樣,需要人家耐心地引導跟好好的傾聽。想到這裡,突然看見了很強烈的對比:對於我的孩子,我知道他們還小、不懂事,樂於給予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引導,包容他們的錯誤,即使偶而會因為失去耐性而咆嘯,但我不會放棄他們;但對於我的父母--那跟我的孩子一樣是我直系血親的人--我好像沒有那麼大的耐性,我會很輕易地放棄讓他們了解我在想什麼、做什麼,也不想改變他們的生活,儘管我知道某些改變會讓他們過得更好。當媽媽含著淚跟我說:「沒有人帶我去看醫生,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我好像看到我家女兒挫折地跟我說:「媽媽,這個我弄不好,妳幫我弄。」如果是女兒的事,我會很快地弄好;但如果是媽媽的事,我不那麼當一回事。但是,曾經像我對女兒這樣的人是我媽媽。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又想換樣式,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想要換樣式,想換的心情比想寫的心情還積極,可能是因為我花了很多力氣寫別的東西,多到沒有力氣寫這裡。我有點想把兩邊的東西分開,但合併也有它的好處,就這麼且戰且走,等我想好為止。

七月過一半了,離我離職的時間剩下半個月,我突然發覺我沒有很認真在想我什麼時候要搬回去斗六這件事。我有很認真在整理東西、收拾家裡、該買的先買好、該清掉的要清掉、能送人的盡量送人,但是到底什麼時候,幾月幾日要發生我搬離新竹這件事,我不知道,也沒有想知道。對於即將到來的日子,我有一半的期盼、一半的恐懼,有時候我覺得我準備好了,有時候我又很捨不得離開我現在的生活。

今天是龍貓地重測的日子,我們一大早就跑上山去,看那些重測的技術人員測土地、釘界樁,意外地發現龍貓地比預期的大很多。還有很多草要除,也還有很多植物想種,也還有作物要收成,我能不能看到我唯一的一顆無花果成熟呢?今天也是我拼布課的最後一堂課,結果這門課只有我全勤,剩下一點手縫的工作沒有完成,其他都OK了。最近一班洋裁課在8/12,那時候我還在新竹嗎?我不知道,但我還是先報名。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BLOG,這段時間是個機會與挑戰競相出現的日子,一方面是外國老闆來,工作上還有一些業務要執行;另一方面公司的活動也多了起來,花不少時間在處理那邊;然後最近身邊重要的人有些玉體違和,所以也不太有心思寫BLOG。以結果論,容億企業的CEO又拒絕了兩個工作上的邀請,看來我真的要好好把公司搞大,不然別人都不把我的下一份工作當一回事。

不過最近對於離開現在的工作這件事又有了不同的思維,當遇到重要的人有健康狀況,發現自己只要打幾通電話就可以得到很好諮詢與服務,只要幾句話就能輕易安撫親人焦慮的心情時,我發現自己不見得那麼灑脫,能輕易地跟這樣的資源說再見。幸好因為以往努力的累積,所以現在我還能用比較輕鬆的形式保持這些人脈與資源;但終究維持這樣的資源是要付出代價的。人生不就是如此?因為人跟人之間有了互動,所以有了牽絆;這牽絆會引來更多的互動,形成更大的牽絆;然後形成網絡,網絡之間會有排斥、也有鬥爭,每個個體最後都是網絡中的一小點,然後個體消失,只剩下網絡的行為。若要維持個體的獨立,就必須看得很開,對很多事情都要看開,然後要不跑到山上當野人,要不跑到廟裡當和尚。現在的我,應該還是但願人長久。

前天摘了田裡的小玉西瓜,雖然個頭很小,但是已經很甜,改天補個照片。還有就是我種的小蕃茄,紅色黃色各六棵,前天也進入第一次收成,甜度相當令人驚豔。此外前一批當鳥食的牛蕃茄跟黑柿蕃茄也意外發出許多小芽(蕃茄爛在土裡自己長出來的),移植後也長得頭好壯壯了。經由老媽跟鄰居的指點,我現在比較知道要怎麼修掉蕃茄過多的側芽,加上肥料管理加強,成果相當不錯。現在就等著田裡的大西瓜表現了。我還是捨不得離開龍貓地,儘管一邊植上合適的草皮抑制雜草叢生,也開始準備要保護樹苗,然後請人來定時除草,但每當我看到田裡的作物在我的悉心照料下越長越好,就覺得我跟這片土地的連結又更深了。那天吃到第一口西瓜,被甜度跟水分感動時,我脫口而出說:「這就是種瓜得瓜啊!!」原來人生當中能夠種瓜得瓜也是一種奢侈,要種到對的瓜,還要把瓜照顧到收成並不容易,我的小瓜就裂了三個呀!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我本來跟貝登堡的一位小姐約好要去手藝課,但是早上臨時接到她的電話,說要跟我改時間跟地點,因為他臨時被調到另一家百貨公司去了。這對我來說有點不方便,但我依約如期出現在另一個專櫃上。百貨公司的專櫃都不大,原來上課的地方做了一群人(大概就兩位),看起來不像是在上課,但就盤踞著那個地方。要幫我上課的小姐出現了,也跟另一位銷售員說他要幫我上課,但那群人遲遲沒有離開,我只好在櫃上逛起來,一邊逛一邊聊。後來我望到那群人桌上有蠻有趣的東西,就想問幫我服務的那位小姐那是什麼;那位小姐聽不懂,我走過去向那群人借他們桌上的sample,其中一位小姐很兇地把東西抽走說「不借」。後來我還很意外地發現這位兇巴巴的小姐是另一個花車的銷售員。

打從我長大以來,就沒有看過這種應對方式,還發生在一位成人的身上,真的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眼看著那些人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只好請幫我服務的小姐介紹他們家其他東西的玩法。後來我發現這樣的介紹反而更好玩,因為卡片的技法我多半都會了,網路上也都搜尋得到;反而是那些打洞器、水性蠟筆等等的小玩法給人意想不到的趣味,另外我也趁那個機會向她打聽了百貨公司內專櫃的細節。到了四點左右,那群人等到另一位銷售員下班時間到了,才一起收拾東西離開,到那個時間為止,我已經又「不小心」買了一些東西了。

那群人連同他們等待的銷售員離開後,服務我的小姐才跟我說:「公司要我調過來,我的反應真的很大,但是沒辦法,公司的態度就是那種『妳要是不肯調就離職』的樣子。」我吞吞吐吐地說:「我看妳要過來,另一個小姐的反應也不小。」結果這位小姐跟我說:「他的反應才真的很大,因為她完全不知道她今天要離職。」這下我終於懂了,原來這位小姐是被調來取代另一位銷售員的,難怪會有這麼一齣戲在上演。她接著說:「那位小姐個性太直了,很不客氣,所以業績不太好。」不久前我才聽到說這個月已經過了一半,他的業績還不到目標業績的1/8。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笑著~笑著~

Li-Ju1.jpg 攝於2002年6月

我就老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今天幫一位研究助理送行,離別的氛圍越來越濃厚了。

在學校我有一個很好的team,有三個博士生、兩位助理、跟一位研究助理,我們一起共事了兩年的時間,這兩年一起打過大大小小的戰役,用企業級的效率做學校的工作,完成了許多不可能的任務。而今這個team即將解散,解散的原因我很開心,因為大家都是追求更好的發展,我帶他們本來就不是為了把他們留下來,而是希望經過共事的經驗之後,讓他們能找出自己的能力與興趣所在,等準備好了就繼續往前衝。所以中心的成員不在我的捨不得項目當中,而是給予最多祝福的對象。

不久前才有一位學生順利拿到博士學位,即將到業界發展;今天送行的這位研究助理則是要到美國繼續念博士班,就到我們外國老闆的實驗室;另外兩位助理也分別要繼續深造藝術設計及芳香療法。不管我是否離開,這個team都一定會分開的,不過我真的好想看到這些成員們將來獨當一面的樣子,所以決定要架一個Team BSRC的部落格,讓大家一起分享接下來的點點滴滴,不管在地球的那一端,都能天涯若比鄰。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夜我泣不成眠,我發現一直追求未來並不能放下過去,只有真正道別才能放下,所以今晚就讓我努力說再見吧~

季伯倫「先知」的船來了,正好道盡我現在的心情:

阿穆斯塔法是當世的曙光,集所有榮耀於一身。他在歐法里斯城待了十二年,等待他的船返航,載他回到出生的小島。到了第十二年,在收穫月的第七天,爬上城牆外的山丘,朝海眺望,看見他的船隨著薄霧駛來。於是他的心扉豁然打開,喜悅飛到遙遠的海上,他閉上眼睛,在沈靜的靈魂中默默的祈禱。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和子由澠池懷舊           蘇軾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午收到一位學長的email,向我要我的手機號碼;這位學長已經延攬我很多次,每次都被我拒絕,最近他聽到我要離職的消息,又想要找我。要說明一下,這位學長並不壞,如果有機會,我其實很願意跟他合作;只可惜沒有適當的時機,所以才不得不拒絕他的邀請。這一次我大概明白他的目的,所以在回信給他的時候,就簡短說明我接下來的動向,他仍然不放棄,打電話來做最後努力,最後也只能說聲謝謝了。這是最近第二次有人認真要延攬我,接下來可能還有幾次........

記得還在念博士的時候,曾經被我老爹唸過,這麼久還沒有畢業怎麼辦之類的話,那時候我就跟他發下豪語,跟他說:「等我畢業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排隊等著聘請我。」老爹對我的說法當然不可能完全相信,不過也就不多說些什麼。剛畢業的時候,因緣際會繼續留在學校,那時候很多人扼腕一次,因為他們搶不過我的前指導教授。這次我真的要離開他了,不管是什麼理由,總之詢問度又瞬間爆發,我想我實現了當初預測的結果,真的很多人想聘請我。

只是當初我怎麼也沒想到,當我實現了這個目標的時候,就是我要另起爐灶的時候。這也算是一次脫離安逸圈的行動吧?!未來會變成怎麼樣,我真的沒把握,我的心裡一樣對未知的前途感到害怕,但即使害怕也要走下去,所以我想我也算是個有勇氣的人。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剛本來寫著另外一篇日記,寫著寫著,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傷心了一會兒........

今天開癲癇計畫會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要離開的關係,還是因為執行了一年大家都有不錯的成果,大家都很認真,連總主持人都聽懂我們在幹什麼了。會後被幾個合作伙伴拉去喝咖啡,大家聊一聊,我有感而發說:「我從小到大執行過很多計畫,這是我執行過最有進度的一個。」這時候另一個伙伴在旁邊開始說:「不要走,不要走,team好不容易組起來,未來前途也大好,就這麼離開,不是很可惜?」我告訴他:「成功不必在我,接下來就靠你啦!!」差不多每兩天就有人慰留我一次,我想過去這兩年我應該是幹得不錯,在這個小圈圈裡頭應該也算是痛失英才。

我剛剛寫的日記,本來是紀錄我老爹跟前指導教授的訓話,我寫著「鴻鵠不知燕雀之志」,寫到我現在的狀況是內外交迫。那個當下我突然開始想:「我明明這麼風光,到底為什麼會內外交迫呢?」後來我想通了答案,那個答案著實讓我難受了一會兒........嗯,就一會兒。然後就像以前,我決定先生小孩再拿學位一樣,人生的順序是可以改變的;而且這個順序也沒錯啦,先修身齊家,然後治國平天下。雖然眼前有不錯的治國平天下的機會,但是因為身未修、家未齊,所以不穩當。等到我修了身、齊了家之後,再去創造治國平天下的機會吧。至少我還相信「幸運是給準備好的人」,只要不斷精進,就無所畏懼。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日劇裡常看到的一句話,也是我很喜歡的一句話:「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

我最近做了很多重大決定,有很多人跟我說很多事,有贊成的、有反對的,有給建議的、也有問問題的。但是我自己的人生只有我自己可以負責,所以大家的意見我都很感謝,但最後的決定是「我的決定」,沒有人需要為我負責,不管我的決定是否跟別人的建議雷同,或者我自己認識不清、考慮欠周詳,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別人的好意我都心領了。

也因為只有我要為我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誰都可以給我建議,而我可以決定要相信什麼或不相信什麼。人的問題永遠很複雜,可能很簡單的事情背後有大道理,也可能很深刻與周密的思考後,變成很簡單的行動,一步接著一步。(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想起一頁書的「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人生真的是無常。兩年前我從決定畢業後要當夫人,一星期間變成要到學校上班;本來只打算小小的兼著做,卻越陷越深,接著我差一點要立志以學術研究為畢生志向,也買了地,準備要蓋房子等等;接著半個小時的談話後,我突然要去進行我這輩子第一次的應徵工作;申請資料才剛送出去,又是另一個下午的談話,我突然又決定急流勇退,然後很多計畫又全盤變了樣。這陣子我不停地在移交與告別,最讓我難過的,莫過於跟龍貓地告別。

雖然我還保有我的龍貓地,但是至少為了安全考量,我不會在那裡定居;接著因應老公孝順父母的心意,我們好像又有可能離開新竹,屆時龍貓地就只會變成我們名下財產的一部分;光想到這一點,就讓我非常難受,在聽到老公想回家陪父母的當晚,我在浴室裡大哭一場。接著我泡在浴缸裡,覺得忿忿不平:「為什麼我想要的通通不給我?當我十三歲,還想要每天被父母照顧的時候,就被我父母送到外地住校,從此沒有回家;等我大到可以享受獨立的生活的時候,又因為種種條件限制,我搬了幾次家,沒有買房子;最後我總算是要可以定下來,買塊地、蓋棟自己的房子了,卻忽然間又通通沒有了。」我真的很生氣,就對上天說:「我要的你不給我,那我也不要替你做事情了!!」大概過了幾秒鐘之後,不知道哪裡來的回應告訴我:「妳怎麼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既然幾乎要得到的可以失去,又怎麼知道幾乎失去的不會回來?有點耐心嘛。」

好嘛~這說法也是有理。我只是想著本來有的種植計畫,到底還要不要繼續?我現在種下了小黃瓜跟西瓜的話,到八九月才有收成,如果我七月就搬回南部,那我要為這幾條小瓜跑一趟嗎?如果不跑的話,那現在還要種嗎?這問題同樣發生在我的草莓移植計畫上;我移植草莓是為了讓它們越夏,這樣到了明年,我可以有很多的草莓;但其實草莓需要良好的照顧,如果我以後不能再好好照顧它們,那我還要不要那麼大費周章移植呢?突然間我發現我的人生走到這裡,還是一大堆不確定;我發現我已經不想有任何規劃,因為規劃了也沒用,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就說嘛,能夠「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是很大的福份,我現在種下去的東西,將來未必能收成咧。那問題又回到原來的問題,我到底還要不要種呢?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已經對著計畫書發呆一星期,再三天就要交了,我不會寫了

但是計畫書沒有寫出來,我啥別的事也不能幹。

到底我是在放空?還是被架空?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真的太悶了,昨天把外國老闆送回國之後,今天就覷著空偷偷溜到龍貓地去,也沒有做什麼,就是看看我種的菜、拍幾張草莓照。用來裝井水的小溝裡長出了水草,除了蝌蚪之外還出現了水蠆(蜻蜓的幼蟲)。菜圃裡有一之大石蟹在爬,開花的居然是葡萄柚而不是檸檬,南瓜小小的就開了花,去年冬天埋下去的種子悄悄發了芽,最神奇的是我的小筆柿居然結了好多小果子,不知道會不會順利長大?天上一隻老鷹在盤旋,我知道去年那窩藍鵲又回到我家的山上。

回到了學校,參加一個計畫的會議,說是會議,其實是三個老師盯著學生把晶片量出來。其實學生已經很厲害了,解決了大部分的問題;不過老師也不是蓋的,出手解決了最後的問題;這個計畫,我們算是可以結案了。可愛的助理妹妹去買了好吃的艾立戚風蛋糕,學長去煮了一壺咖啡過來,辦公室裡的很多問題,變得不那麼磨人,雖然問題依舊。

下班後,老公帶孩子到溜冰場溜直排輪,姐姐的動作越來越流暢,今天連妹妹都能夠穿著輪鞋站穩了,偶而還動個幾步,算一算,這也不過是她第三天穿上輪鞋而已,而且她還沒有三歲。溜完一起去吃個飯,走回家的路上遇上剛剛量測的學生,告訴我改用新的量測方法之後,得到接近完美的結果,那種一起完成一件事情的喜悅依然讓我悸動。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最近過得不太好,除了工作忙,小的從週末起連燒了三天,也好幾天沒睡好了;大的最近也要人家多花點心思陪,一不小心又長大了。龍貓地打了一口水井,與預期計畫相差很多,經費也相差很多,還是咬著牙花下去了。週末的大雨把我搭的豆架吹垮,豆子都死了。我覺得我一整年都過得這樣風風雨雨的,到了年底人實在累了。

 

另一方面,孩子在這一年中長大很多,我們的龍貓地也建設地越來越完備,有很多需要用心經營的地方,也是我們的興之所至;我經常想要買個貨櫃過去擺著,一家人住將起來;不過這畢竟是比較不合宜的方式,所以只能暫時增加到訪的頻率。同時因為孩子長大,我也多了很多想做的事:想彈鋼琴、閱讀、做手工藝、多運動........這些事情經常呼喚著我,我經常要用很大的力氣去忍住這些慾望,但是我自己知道慾望的火舌是越來越炙熱,總有一天會無法阻止。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很多事情擠在一起,加上會一個一個來,我開始不想去教課了。一開始有些東西是在不知道可以拒絕的狀況答應的,現在反悔就太不好意思了,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我得做什麼呢?

第一、下星期開始,我要在電子系上一門課,整整一學期三學分的課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去高雄出差,要去搭高鐵,想說不要麻煩老公,就向他請示:「我能不能自己開車去搭高鐵?」沒想到老公很爽快地答應了,所以時間到了我就自己把車開出去。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單獨開車上路,沒有老公在一旁叮嚀,開起來相當輕鬆愜意(竊笑)。早上十點的時候,路上的車潮已經不算多,所以開起來很舒服也,我就這樣把小ㄅㄨㄅㄨ開去高鐵站再開回家,然後繼續開到學校辦公室裡。一邊開我就一邊後悔,「我真該早一點開始開車的。」因為自己駕車的感覺真的很舒服,想去哪兒就去哪兒,覺得自己的天地又更寬廣了點。不過換個角度想,我如果太早會開車,可能沒有男人追得上我吧(笑),想當年就是在眾多司機當中挑中我老公,要是那時候我就會開車,男士們就沒有表現的機會了。早些時候我又年輕氣盛,上路大概是標準的「行動凶器」,這麼想來,還是晚一點拿到駕照比較好。

今天早上上班前又去了一趟龍貓地,回來因為下午還會開車回斗六,所以我就把車開到學校裡停,開車上班果然快多了。不過還是多走路好了,開車真的沒怎麼運動到說。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已經很久沒有守著電視機看日劇了,這部「求婚大作戰」當初播的時候是很偶然的情況下開始看的,一開始覺得都是新演員,而且名字也很肥皂劇,大概不會好看到哪裡,但是看一點點之後就被劇情吸引,而且桑田佳祐唱的片尾曲也超好聽,所以我有乖乖地看完結局。昨天跟前天又播了真正結局的SP,我只好跟老公孩子告假把它看完。

我不要劇情提要了,故事很長,大概講一個男孩在他心愛的女孩的婚禮上,才發現自己多麼愛這個女孩,而過去又錯過多少機會把握這個女孩,這樣的心情引來了教堂精靈,給他幾次回到過去的機會,改變了一些事。但是最後他體會到:「重要的不是改變過去,而是把握現在,創造未來的心情。」所以他在女孩的婚禮上告白,害女孩子逃婚了。逃婚後交往一年沒什麼結果,昨天前天那兩集就是演後來男主角為了朋友又回到過去,然後有所體悟,對自己也做了改變,而後終於向女孩求婚成功的過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前說明,要當我的偶像不容易,比如說愛因斯坦、比如說費曼、比如說母乳協會一些資深到不行,把義工當正式職在做的伙伴。現在這個新偶像也讓我佩服到不行,那就是幫我們整地的怪手師傅。

原來以為開怪手很簡單,但是後來才發現原來怪手師傅就像一個大雕塑家,我們一塊平凡崎嶇的山坡地,被他大手一揮,就變成安適舒緩又漂亮的福地,即使還在施工中,我都好想搬過去露營了。我們這個怪手師傅還有另外專長是拿電鋸,跟用怪手堆乾砌石擋土牆。前幾天幫我們包工程的魏老闆帶我們去南庄看石頭,順便逛咖啡廳,我望著那些石堆,想像該怎麼把那些形狀不規則的石頭堆得平平穩穩,不需要一點混凝土,光想我都頭暈,比俄羅斯方塊還難,不但石頭咬合要好,而且大小也要注意,下大上小才會穩固。而且怪手耶,我光把手臂移到正確位置都有困難,何況是堆砌?所以這個師傅真的是偶像級的高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