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邪惡博士語錄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正在跟計畫書奮戰著,突然想要知道今天晚上,全台灣有多少的研究人力為了這份計畫書挑燈夜戰?

剛剛(3:09)我才收到另一個計畫書的完成版,我們家的未完成,有一個分項的內容到現在仍然不完整,三點半了,我也不敢打電話去問他到底還要不要等他。總之先完成我的部分吧。

想到這裡我就很開心,我就要脫離這種日子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利華公司引進了一條香皂包裝生產線,
結果發現這條生產線有個缺陷:常常會有盒子裏沒裝入香皂。
總不能把空盒子賣給顧客啊,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我又熬夜了,理由是因為我在寫履歷表。這過程說來話長,等我求職的有了明確的結果,再來報告吧。總之~我在找工作ing。

ps. 也在找我的存摺,每天都在包包裡的,不知怎的不見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事情很多,我發現我又到了交叉路口,必須要選擇下一個道路的時候。

早上開了個計畫會議,有個朋友去美國半年,回來後頭一次見到,就邀了他跟他的學生一起用午餐。午餐間聊起即將在五月初舉行的ARVO,他提到一些老朋友這幾年都有出席該會議,我說我正考慮要不要去,他說他會去參加。對於參加這個研討會,我有很大的掙扎。2001年我第一次去,認識了很多好朋友,帶回來兩個博士題目,我用其中一個畢業了,另一個即將由學弟完成。去那樣的研討會讓人很熱血,大家人都很好,可以輕易互相溝通,對於我這種工程背景的女生,大家更樂意來交流。我這位朋友第一次跟我認識就是在ARVO,那時候我得知他要回國,特別留意他的相關訊息,等他在台灣安頓下來之後,就請計畫主持人將他網羅進來,讓我們的研究更進一步。

今天我們談的,有很多是關於怎麼讓「我們的」領域在台灣更上層樓。如果是我跟他的那個領域,指的是跟視覺有關的神經科學。漸漸地我發覺,我跟很多人有共通領域;如果提到我跟另一位醫生的領域,那會變成腦神經的研究;如果提到我跟我們主任的領域,會變成無線可攜式醫材;如果再提到我跟星期四要一起吃飯的教授們的領域,又變成電子通訊晶片系統。據說我這樣的人不多。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講完血淋淋的日久見人心之後,回頭來說我的因應之道。最近有在修行的關係,比較沈得住氣,可以做到不動聲色。複雜的環境裡,有很多隱微的資訊,讀出這些資訊是我的天賦,而現在我的做法是讀出這些資訊,判斷自己的安全範圍之後,就變成什麼不知道。人家說什麼是什麼,說笑話我就笑,挨罵了就說對不起,人家親切我就和善,人家冷漠我就有禮,人家失態了我也沒關係。

聖嚴法師說:「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邪惡博士說:「天真無敵。」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為了保護當事人,所以我完全不承認我有說這件事........

話說我前一陣子接了一個組織的義務性工作(完全不是母乳協會,往那邊想的請停住),一開始做得紅紅火火,我還因為太忙而請了一位專任秘書Q來協助相關業務;但是過一陣子之後,慢慢有些地方讓我覺得不妥,我一直覺得這個組織似乎是某些人牟取私利的平台,因此一些比較誇張的任務我就半推半就,還是盡量將組織往原設定目標運作。但終究這個組織不是「我的」,因此過完年上班第一天,我人還在國外,就透過我辦公室的助理得知,組織長官要裁掉Q秘書。雖然對Q秘書很抱歉,但這是我求之不得的機會,就趁勢辭掉我的職務,正式與該組織與相關人員切割。

切割的當下我只覺得輕鬆,後續的事情發展,才讓我活生生看到所謂的「日久見人心」。先說這過程我是抱持愉快的心情在看戲,不用替我擔心喔。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9 Fri 2009 00:52
  • 認命

今天剛送走我的外國老闆,之前他回台三週,這三週他蠻忙的,我也忙了一段時間,跟他實際相處只有一週多,但是這一週多我們有很多時候在一起,他一直在開導我不要放棄現在的地位跟成果,應該要好好利用這個優勢去做點事。後來我終於被他說動,現在的職位我還是一定要結束,但是我要轉入正式教職,繼續在生醫電子系統領域努力。

這些日子以來,我深入思考蠻多東西,關於人生、關於工作、關於能力等等。我知道我現在做得不錯,只是有時候難免瞎忙,我一直以來的努力都是想跟瞎忙切割,慢慢地我發現要不瞎忙最好的藉口,就是有正事要忙。說真心話,做研究很有趣,不有趣的是其他的部分,我一直想逃離的那個部分。最近我可能是長大了,覺得自己有能力跟那個部分對抗,不再是消極逃避,因為我有好的導師、好的伙伴、好的戰友,我們串聯的力量,應該有能力創造我們自己的烏托邦。如果我想要一個烏托邦,就去創一個,這才是我的風格-- Do something!!

創業也很好玩,但是經過這些時間的摸索與調整,我們一夥人都發覺我們並不想賺太多錢,只要對人類有貢獻,能夠衣食無虞就好。整個創業團隊裡沒有想要大發特發的人,只想勤肯踏實地賺合理報酬,所以創業很好玩,但是報酬我也要得不多。此外,在研究的過程當中,我也發現學校是座寶山,要「有能力」的人才能挖到寶,而且賣得掉;我剛好是那個有能力的人,所以說不定我留在學校裡能夠讓公司獲利更多。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某些原因,我提早釋出了明年中要離職的訊息,截至目前為止,收到不少來自各界的慰留,是不是可以讓我小小虛榮一下

一開始想離職的理由,可能是感性多於理性,經過這些日子的沈澱與思考,我的理性慢慢認同當初那個決定。表象的憤怒也許是一時的蒙蔽,但經過多方訪查,思前想後做出具體評論的結果,先離開是比較好。但是也一樣經過這些日子與同事跟研究上的伙伴密集互動的結果,對於當初我的決定有了小小的修正。

人的世界很複雜,我同時跟很多不同的人有密切的關係。有一群人,總是忘了要考慮自己的好處,聽到該做的事就義無反顧衝進去;另外有一群人,總是從自己的利益出發,用盡一切花巧包裝,最終仍然紙包不住火。我被後面那群人搞得很沮喪,但是又好喜歡跟前面那群人在一起。撇開不完美的部分不談,我在研究界很容易交到好朋友;還是研究生的時候,我的實體世界被限制在自己的實驗室,我可以透過網路交到國外傑出的研究員朋友。畢業之後,開始進入國內的研究圈,一樣很容易跟氣味相投的人打成一片,很快有具體的行動與產出。關於這一點,沒什麼好疑惑的,大法師早就在我的盤裡看出我適合學術研究的格局,實際參與之後也確實如此。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站在教室前面教學生,雖然常常在指導研究生,也習慣演講,但是做一整個課程規劃,把一系列的東西教給別人,這是第一次。前天上了人才培訓中心的課,昨天上了電子系的課,有點不真實感,但是也體驗到了「什麼是老師」。站在那裡,下面的人「老師」「老師」地叫著,才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變了。


會有這種不真實感,也許是因為工作上我太常接觸「老人家」,那些要不是教過我的老師,就是我的指導者,名義上雖然是同事,心態上我還是以學生自居。坦白說,第一次聽到人家叫我老師之後,好像心裡面那個學生慢慢不見了,這樣應該算好事吧。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暑假的第一個晚上,我又重看了「穿著Prada的惡魔」這部電影,這部戲很能引起我的共鳴,因為我也走過小安的那一段,只是我老闆的風格跟她的老闆不太一樣。每次我看到最後小安在巴黎決定要離開老闆,所以下車後直接往另一個方向走,而且把手機丟進水池裡(那是很不好的行為,直接關機就好了說),我心裡就一陣翻騰,因為我也好想做一樣的事情。

暑假中,我在全家去科博館玩之前接到一通電話,難過得忍不住在公婆面前哭出來,此是後話。過去我曾經非常期待畢業,畢業的時候我可以跟前老闆一切歸零,我曾經發誓要離他離得遠遠的。可惜事與願違,所以歸零以後,很快地又累積了許多恩怨。也許因為我已經無求於他,所以恩怨累積得更快,那通電話就是個爆點,未來可能還會繼續有爆點,我很想找一天做跟小安一樣的事,不過這一篇不是要講這件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Oct 16 Tue 2007 12:15
  • 覺醒

工作一邊做,一邊慢慢覺醒了.........
開始明白自己的能力在哪裡,位置在哪裡,機會在哪裡,
可以成就的事情是什麼;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星期三早上到學校,我桌上有張字條,是個碩士生留的,他說他的電路上少打了一個via,以致無法量出完整的data,但是可以量出的部分確定是OK的。他詢問了一位博七的學生,建議他去做FIB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問我可不可以,然後留下他的聯絡方法給我。照慣例我是不主動聯絡的,我知道他晚一點就會來找我。當下我看的第一個反應是「都這樣了,就去做啊」。

但是在碩士生找到我之前,另一個博五學生(也是我這個研究群的大師兄)跑來找我,跟我提起這個學弟的狀況,讓我對整個事件有更深刻的思考。他說前一天學弟就說要去做FIB,被他給擋了下來,畢竟做一次FIB的經費也不便宜,至少應該要知會老師或者我,怎麼可以先斬後奏?再者,這個問題本來是可以避免的,是因為學弟設計的過失才造成需要事後彌補,所以他不認為應該要讓學弟去做FIB。我告訴他我的考量:「這個碩士生已經升三年級,念太久對他是一種懲罰,但對我們來說也是,我們一個月要付這些學生8000元的人事費,錢是我們拼了命做計畫來的。而且讓他再下一次晶片,總的成本來說更浪費,做FIB相對上來講是比較經濟的作法。」最後我請大師兄放心,我會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來處理這件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我昨天給學弟妹們的致詞一部份:

念研究所有非常多的挑戰,但是每個挑戰都是很寶貴的經驗。幹我們這一行的有個說法,是下一顆晶片脫一層皮,我念博士班這將近十年的時間脫了十幾次皮,尤其到了最後這幾年我還有了小孩,可以說是用腳推搖籃、用手畫layout,然後再一手抱孩子、一手寫論文。問我辛苦不辛苦?我已經忘了當時的感覺,只是經過這樣的考驗之後,我發現很難再遇到會讓我覺得辛苦的工作。

昨天今年實驗室辦的送舊,我算是被送的一份子,也是第一次以不同的身份送畢業生出門。常常有學弟問我為什麼要進我們實驗室?為什麼要做業界沒有賣的研究題目?我總是向他們解釋:業界沒有永遠的商品,所以今天在這裡我們培養你們的也不是做某一種產品的技術,而是要培養你們面對所有挑戰,都能勇往直前突破難關的能力。那為什麼沒有學妹問呢?我發現要進來的學妹早就有了覺悟,從來不問這種笨問題。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老大介紹給我的一本書,講學術責任,對照我這幾天的所見所聞,真的覺得應該把它列為教授們的指定讀物(可惜才沒有人能指定教授去讀什麼)。

不過目前我還不想當教授,學校裡有研究人員的編制,我會申請那個職位。我也還不想有自己的研究生,只想把我老闆現在發展好的這個研究群帶上軌道,讓它們發揮最佳效果。做研究,應該要務實一點,尤其是我們這種工程類的研究,如果只是做自己爽,不考慮有沒有實用性跟可行性,那就有點不負責任。我知道實用性跟可行性不一定都可以當下評估得出來,但是某些題目還是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它有沒有可應用的機會,如果這一點完全不評估,那就有點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了。更有甚者,如果研究工作的發展遠落後於業界水準,那就更讓人無法接受。工程研究如果不能走在業界之前,那這個研究不但沒有研究價值,甚至沒有學術價值,真的是騙錢來的.........今天就讓我看到一個........我們正設法努力把它變成有價值的研究。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天開了個會,是我畢業典禮完後第一次見到大老闆,大老闆還是一貫的忙碌,開會永遠遲到,便當還是五分鐘內嗑完,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我們還在琢磨怎麼稱呼彼此。叫X博士好像太疏遠,叫全名好像又沒禮貌,到最後他好像決定要叫我的名字;我也是很尷尬,叫校長好像太疏遠,叫老師又好像還沒畢業,我還在想.........

不過怎麼稱呼不是很重要,反正就混叫,傷腦筋的就是他真的太忙,所以每次講話都只能講重點,昨天的重點就是要我開學後去申請研究助理教授的職位,然後幫他帶研究群。好像是六七年前他曾經跟我提過一次,以後要把研究群交給我,那時候我還小,可能兩人也沒當真,我一直以為他早就忘記這件事,結果是沒有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果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外表光鮮亮麗,內部則是內外交迫,垃圾堆裡的魔術師又要重現江湖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敵人不是敵人,朋友不是朋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傑出是一種弱勢,只要一句「能者多勞」就能完全打死。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天我去參加畢業典禮,結果聽到校長這樣致詞:

 

蔡明介董事長、各位教授、各位同學、各位家長 : 大家好 !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亮以後就是畢業典禮,看在我老闆殷殷期盼的份上,我就參加這場他第一次主持的畢業典禮。為了要美美上鏡頭,所以我拿蘭蔻的絕對完美面膜來敷臉,在等面膜的時間,就來寫個畢業感言吧。雖然畢業證書的正本要下星期才拿得到,但是畢業典禮也算一個正式的句點吧。

該從哪裡說起呢?博士班我一共念了八年,但是我沒有拿碩士,所以研究所一共念九年;如果再加上大學部一年的專題研究,那麼我在這間實驗室裡奮鬥的時間剛好整整十年。大學畢業的時候我有參加畢業典禮,所以從九年前開始起算好了,九年也是很漫長的時間,我在實驗室裡,從負責接電話的總機小妹,一直做到精神領袖級的大姊頭;從少女熬成少婦;今天回想起來,九年好像很長,又好像一晃眼就過去了。中間的點點滴滴,有的細節到現在都還記憶如新,有的大事件居然已經完全從我記憶中移除,人生,真的不是當下可以論斷。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