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第一個晚上,我又重看了「穿著Prada的惡魔」這部電影,這部戲很能引起我的共鳴,因為我也走過小安的那一段,只是我老闆的風格跟她的老闆不太一樣。每次我看到最後小安在巴黎決定要離開老闆,所以下車後直接往另一個方向走,而且把手機丟進水池裡(那是很不好的行為,直接關機就好了說),我心裡就一陣翻騰,因為我也好想做一樣的事情。

暑假中,我在全家去科博館玩之前接到一通電話,難過得忍不住在公婆面前哭出來,此是後話。過去我曾經非常期待畢業,畢業的時候我可以跟前老闆一切歸零,我曾經發誓要離他離得遠遠的。可惜事與願違,所以歸零以後,很快地又累積了許多恩怨。也許因為我已經無求於他,所以恩怨累積得更快,那通電話就是個爆點,未來可能還會繼續有爆點,我很想找一天做跟小安一樣的事,不過這一篇不是要講這件事。

小安在戲裡最經典的台詞,就是「我沒有選擇」。她在那份工作中做了很多跟她初衷不同的事,而她的理由都是「我沒有選擇」,她的男友曾經因此而與她分手,直到最後老闆一句「妳是有選擇的,是你自己想要變成我這樣的人」讓她大夢初醒,她才決定要離開,找回原來的自己。對我來說,我覺得都無妨,只要她甘願於自己的選擇就好。

然後我問我自己,我是不是沒有選擇?我的選擇可多了,我能做很多事,想做的事也很多。

那我到底為什麼現在龜在這裡受那個傢伙的鳥氣?
.........................................
.................................
.......................
大概就是因為這裡還有值得我留戀的人、事、物吧,我是為那些人、事、物留下來的,不是為那個鳥老闆留下來的。所以如果有一天鳥老闆真的過份到讓我不再留戀那些人、事、物,我就會走。

不過至少我是有選擇的,我的人雖然還沒走,我的心早就離開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in1225
  • 嗯,狀況這麼糟啊!
  • 不確定,剛剛才想到另一種可能性,一種我從沒想過的可能性,不過那個可能卻可以解答我心中的很多疑惑,也就減少了很多不滿。面對詭譎的人世,最好的做法好像還是自己當個沒有懷疑的人,那麼別人也許可信、也許不可信,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ps. 七月念經真的不一樣說。

    EMom 於 2008/08/12 00:25 回覆

  • 小蟻
  • e妹放清鬆啦
    還記得當年我們跟湘芸媽的
    那場網聚嗎
    湘芸媽也常要我去台北找她
    但你知的我沒空的原因
    我看下次你約她一起來找我吧
  • 當然記得啊,很特殊的回憶。後來一次會員大會湘芸媽還帶了自己做的紅豆土司來,給我一個溫暖的抱抱!說不定,今年過年可以再聚唷~

    EMom 於 2008/08/15 01:35 回覆

  • ELin
  • ㄣ, 我覺得工作一定要有理由, 就好像蜘蛛需要一根絲釣在那裡, 有些蜘蛛只是吊著, 有些那些絲eventually結成網. 妳的絲在哪裡, give it a thought. 如果沒有絲的話, 那 ~ Hm...妳不是蜘蛛?
  • 我大概是隻一天到晚拆網的蜘蛛~

    我的毛病是這樣:答應別人的事一定要做到,但是又太容易答應別人,不太會拒絕,所以就多了很多事要做。然後進來做事之後,因為自己力量不夠,又拉了別人進來一起做,等到想抽身的時候又離不開這些當初被我拉進來的人。

    ......所以我不是會拆網的蜘蛛,是會用網子把自己綁死的笨蜘蛛啦!!

    EMom 於 2008/08/18 12: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