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由澠池懷舊           蘇軾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君知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今天收到另一位教授的來信,提醒我星期五要去他開的課程演講,也邀我一起用午餐。我想這應該是我學術生涯的最後一場演講(七月份的課程不算演講),我回信告訴他很榮幸能跟他共進午餐,差一點寫下「這或許是我們最後一次共進午餐。」這位教授陸續見過幾次面,領域相同、研究主題也類似,一個多月前,我們還有機會成為同事,而今這次見面,可能就是跟他永遠道別了。

讓我想起上週老公才跟我說,一位以前在國樂社算蠻熟的學姐,在今年三月份生產後開始發燒,拖了一個月的時間以後就往生了。我還很記得那位學姐靦腆的笑容、細細的聲音,而且她也很照顧我這位學妹;升上大三不混社團之後,跟她就比較沒有往來;突然間再聽到他的消息,居然就是這個噩耗.......「這年頭還有人因為生產而過世啊?」這是我聽到時候的第一個念頭,轉念一想,既然人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又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

讓我想起了蘇軾這首詩,嚴格說起來,我一直想著的是:「人生到處知何似?」有些人,曾經很在意的、很親近的,過了某個時間點之後,可能就終生失聯;另外一些人,可能會因為各種因素,而變成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人生的際遇真的很難說啊。

於是我發現,我現在應該是在跟很多人告別的時候,那些不是很深刻來往的人,離開這個圈圈之後可能就是永訣,即使以後再遇上,我可能也會裝作不認識以減少麻煩也說不定;原來在這小小的台灣,依然有「明日隔山岳,生死兩茫茫」的機會;想到這一點,就讓我很想喝酒。前幾天跟一位教授交接中心業務的時候,我們就決定那天不喝茶也不喝咖啡,改喝啤酒,果然三瓶啤酒下肚,頗有豪氣干雲的氣氛:他說他認識我以後,教授運便好了起來;我說中心以後就交給他了,希望他能把這個平台發揚光大,不過隨時想關掉也沒關係。

是不是應該找人上KTV唱張學友的祝福呢?還有人記得這首歌嗎?

歌名:祝福
作曲:郭子, 編曲:王豫民,填詞:丁曉雯,演唱:張學友
不要問 不要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刻 偎著燭光 讓我們靜靜的渡過
莫揮手 莫回頭 當我唱起這首歌
怕只怕 淚水輕輕的滑落 願心中永遠留著我的笑容
伴你走過每一個春夏秋冬

幾許愁 幾許憂 人生難免苦與痛
失去過 才能真正懂得去珍惜和擁有
情難捨 人難留 今朝一別各西東 冷和熱 點點滴滴在心頭
願心中永遠留著我的笑容 伴你走過每一個春夏秋冬

傷離別 離別雖然在眼前 說再見 再見不會太遙遠
若有緣 有緣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

不要問 不要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刻 偎著燭光 讓我們靜靜的渡過
莫揮手 莫回頭 當我唱起這首歌
願心中留著笑容 陪你渡過每個春夏秋冬

我要現在先哭完,等說再見的那一天,我要帶著笑容說再見。
創作者介紹

無敵媽媽寫日記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