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寫完修行之前的事之後(好拗口),我真的回去翻我的日記,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剛好,我最後兩本日記剛好就是從上研究所寫到生孩子之前。我懷老大之後去了美國跟歐洲一趟,回來以後就封筆了。研究所時期的日記就記得斷斷續續,不過也很夠看,居然有讓我拍案叫絕的內容。

不過看了舊日記,也有新的心情;很多東西,當時以為很嚴重的,現在根本都忘光了;另外有些東西,當時沒有紀錄的,現在居然還是記得一清二楚。日記的末期,最多的紀錄就是對老闆的不爽,老闆當時做了很多即使以現在標準來看還是讓我覺得過份的事,但是最後我只記得「我要離他遠遠的」,中間的種種忘得差不多,越過份的忘得越徹底,這可以說是「人有忘記痛苦的本能嗎?」不過也幸好重新回去看了那些事,所以我可以很確定現在的選擇不是一時衝動,真的是長期思考的結果,我可以更明確地離開。

令我拍案叫絕的部分,是關於一位學弟。這個學弟的個性與行為對我來說是匪夷所思,當初花了很多時間在帶他,換來的卻是他對我的不滿,我一直很困惑我到底哪裡做錯?後來他陸陸續續做出更多天兵的事情,得罪更多學長同學,有一天我終於明白「原來世界上也有這樣的人啊」。我覺得這是一個關於「頓悟」的紀錄耶!接受了原來世界上也有這樣的人之後,我就不再為他感到惶恐,因為我知道他的行為與反應是他的風格不是我造成的。這位學弟最後的天兵行為,就是跟我老闆說他不念了,然後真的老闆就簽名。隔天他還跑回來跟老闆說他後悔了,但是老闆沒有後悔........

值此畢業前夕,來重溫一趟過去的種種,讀來特別有滋味。且記錄三段:

好像開悟了。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凡在一處有所得,必於另一處有失;現在會覺得寂寞、覺得若有所失,皆因我只向外求取。若要滿足,唯有向內探求,用「空」填滿心中不足之處,則完美矣。若是不斷向外求取,只會永遠陷於求之不得的輪迴中。空之,得之。終於走進了看開的境界。(很難說我到底在說什麼,但又好像有點什麼,故記錄之)

我其實是相信,輪迴是讓其中的生物不斷向前的,所以來生是今生累積後的結果,不是為了補償今生用的。今生的我必將了悟一些不足,為來生、再來生,到得道時用。今生錯過的,注定不是我的;強求嗎?一點都不想。

關於快樂,老公建立的Model我很信服:他說快樂是一種修練,每個人修練到最後都會是快樂的。配合他上次說輪迴是一種不斷進化的過程,正符合這世界上人的「多樣性」與「向善性」。雖然還需要進一步辯證與推敲,但是這整個架構是無懈可擊。(到現在這個架構都還沒有被我找到可以推翻的地方)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