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本來跟貝登堡的一位小姐約好要去手藝課,但是早上臨時接到她的電話,說要跟我改時間跟地點,因為他臨時被調到另一家百貨公司去了。這對我來說有點不方便,但我依約如期出現在另一個專櫃上。百貨公司的專櫃都不大,原來上課的地方做了一群人(大概就兩位),看起來不像是在上課,但就盤踞著那個地方。要幫我上課的小姐出現了,也跟另一位銷售員說他要幫我上課,但那群人遲遲沒有離開,我只好在櫃上逛起來,一邊逛一邊聊。後來我望到那群人桌上有蠻有趣的東西,就想問幫我服務的那位小姐那是什麼;那位小姐聽不懂,我走過去向那群人借他們桌上的sample,其中一位小姐很兇地把東西抽走說「不借」。後來我還很意外地發現這位兇巴巴的小姐是另一個花車的銷售員。

打從我長大以來,就沒有看過這種應對方式,還發生在一位成人的身上,真的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眼看著那些人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只好請幫我服務的小姐介紹他們家其他東西的玩法。後來我發現這樣的介紹反而更好玩,因為卡片的技法我多半都會了,網路上也都搜尋得到;反而是那些打洞器、水性蠟筆等等的小玩法給人意想不到的趣味,另外我也趁那個機會向她打聽了百貨公司內專櫃的細節。到了四點左右,那群人等到另一位銷售員下班時間到了,才一起收拾東西離開,到那個時間為止,我已經又「不小心」買了一些東西了。

那群人連同他們等待的銷售員離開後,服務我的小姐才跟我說:「公司要我調過來,我的反應真的很大,但是沒辦法,公司的態度就是那種『妳要是不肯調就離職』的樣子。」我吞吞吐吐地說:「我看妳要過來,另一個小姐的反應也不小。」結果這位小姐跟我說:「他的反應才真的很大,因為她完全不知道她今天要離職。」這下我終於懂了,原來這位小姐是被調來取代另一位銷售員的,難怪會有這麼一齣戲在上演。她接著說:「那位小姐個性太直了,很不客氣,所以業績不太好。」不久前我才聽到說這個月已經過了一半,他的業績還不到目標業績的1/8。

我完全可以理解前一個銷售員為什麼業績這麼糟,但同時我也替那位對我很兇的小姐捏一把冷汗,其實我可以當場請他們的樓管出來投訴她。但是我沒有這麼做,因為我今天心情不錯。我是真的覺得那群人很可憐,他們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只是懂得互相取暖、互舔傷口,這樣的挫折不會是她們的最後一次,因為他們並沒有因為這次的挫折進化。今天被炒魷魚了,要真正生氣的對象是自己,再要不就是下這個決策的上司;把氣出在被派來來收拾爛攤子的同事身上已經夠糟糕,更糟糕的是遷怒到客人身上。有沒有人能教教他們這樣做只會對自己很不好?如果沒有人教她們的話,他們就只能不斷地受挫,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他們好可憐。

創作者介紹

無敵媽媽寫日記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法師
  • 沒辦法,不是人人都能跟到好老師的

    Kazuya
  • 就算跟到好老師,能不能有更進一步修為也要看個人造化了。

    ps. 我的自然注音第一個跳出來的詞會是「皂化」。

    EMom 於 2009/06/22 00: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