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歸去來辭可說是陶淵明的代表作,仰慕已久,但未曾細讀。以前的造詣沒有到,心境也沒有到。昨天突然想起我很捨不得龍貓地的想法,想探究這樣的心情到底所為何來,因此找了下面的歸去來辭並序,看了令我悵然許久,人真的會有這種感覺,陶老大真是我的知音啊!!現在的人們想追求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不過就是個可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一樣為五斗米而折腰,我寧可是拿著鋤頭敬天地,不是拿著名片敬大老,就這樣而已啊。

我說不想幹了,我老爸總說有個固定收入的工作不容易,不要輕易辭掉;我們說想搬去龍貓地住,變成公公說年輕一定要住市區,趁年輕打拼,不要過那種退休生活........人打拼,不就是為了過退休生活。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曾經,有一位富翁,搭乘飛機到一個乾淨又美麗的湖邊釣魚。他碰到另一位釣魚人。富翁炫耀他賺了很多錢,釣魚人問他,賺那麼多錢做什麼?富翁說:「我可以到美麗的湖邊來釣魚。」釣魚人說:「你賺了很多錢才可以來這裡釣魚,而我每天都在這裡享受釣魚啊!」唉~何時我也能歸去來兮呢?

 


 

《序》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瓶無儲栗,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余為長吏,脫然有懷,求之靡途。會有四方之事,諸侯以惠愛為德,家叔以余貧苦,逐見用于小邑。于時風波未盡,心憚遠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倦然有歸歟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勵所得。饑凍雖切,違已交病。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悵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猶望一忍,當斂裳宵逝。尋程氏妹喪于武昌,情在駿奔,自免去職。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日。因事順心,命篇曰《歸去來兮》。乙已歲十一月也。


《辭》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搖搖以輕揚,風飄飄而吹衣。

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恆。

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游。世與我而相遺,復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于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邱。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羨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以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仗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譯文:

我的家境貧困,耕種的糧食不夠用來供應自家的生活。孩子滿屋,米缸裡沒有存糧,維持生活所需的來源,一直找不到辦法。親戚朋友大多勸我出去做個小官,我也開始產生了這種念頭,但要求個官職卻沒有門路。正好有在上位者四處求才的事情,各地州郡長官都以施恩憐才作為德政,叔父因為看到我貧苦,就推荐我擔任小城的官吏。這時戰亂還沒平息,內心害怕著遠地的差事。彭澤縣離家只有一百里路程,公田收獲的糧食足夠用來釀酒,因此就前往求取了這個職位。過沒幾天,深深地興起了返鄉的念頭。為什麼呢?我的天性本來就這樣,不是矯情或刻意造成的;挨餓受凍雖然急迫,但違背自己更是痛苦。雖然曾經隨人俯仰,都是出自生活所驅使;如今若有所失、心情激動,深感愧對平生的志願。且盼望著再過一個秋收,就收拾行裝,連夜離去。不久,嫁給程家的妹妹在武昌去世,藉著趕赴奔喪的情分上,我才得以棄官離職。從秋天八月到冬季,任官八十多天。我就針對這件事來抒發內心的感受,給這篇文章命名為「歸去來兮」。時在乙巳年十一月。

回家去吧!田園將要荒蕪了,為什麼還不回去呢?既然要讓自己的心志受形體支配,為什麼還感到失意而獨自悲傷呢?我覺悟到已經過去的再也不能挽回,知道即將來臨的還可以追求;所迷失的路途真的還不算太遠,我發覺現在才是對的而以前是錯的。乘著船向遠方輕快地飛馳而去,清風陣陣飄來,吹拂著我的衣襟。我向行人詢問前面的路線,只恨清晨的天色還這麼朦朧。

終於看到了簡陋的家門,我興奮地跑上前去。僮僕們高興地迎接我,孩子們在門口等候著,庭前的一些小路已成荒蕪,松樹和菊花依然存在。帶著孩子們進入屋內,罈子裡裝滿了酒。我拿起酒壺酒杯自己就喝了起來,看著庭院裡的樹木,感到非常愉快。靠著南邊的窗戶寄託傲岸的情懷,我深知這個僅可容膝的居處才是最舒適安穩的。每天漫步田園已成為一大樂趣,屋子雖然裝設了大門卻經常關閉著。拄著手杖隨處遊息,時時抬頭眺望遠方的景物。浮雲悠閒自如地飄出了山峰,群鳥飛累了也知道返回巢窩。日光漸暗即將下山,我撫觸著孤獨的松樹,流連徘徊不忍離去。

回家去吧!讓我停止與人交往,斷絕昔日舊遊。塵世和我既相違背,還乘車出去求取什麼呢?我高興聽著親戚們充滿感情的話語,樂於彈琴讀書來消遣憂愁。農人們告訴我春天到了,將要到西邊的田地展開農事,有時搭乘裝有帷幔的車子,有時划著一條小船,摸索出幽深的山谷以後,又行經高低不平的山丘。樹木蓬勃地展現生機,泉水開始潺潺地流著。真羨慕萬物都能夠得到最佳的生長時機,感嘆自己的生命即將邁向終點。

算了吧!寄託形體於天地之間還能有多少時候呢?為什麼不順著心意來決定取捨呢?為什麼這樣心神不定,到底要何去何從呢?富貴榮華不是我心所願,神仙世界也不可能達到。趁著大好時光獨自前往閒遊,有時放下手杖下田除草,堆土培苗,有時登上東邊的高崗上放聲長嘯。或在清澈的水邊作詩。且隨順造化走向人生的盡頭,樂觀地聽任上天的安排,還有什麼好猶疑的呢?

創作者介紹

無敵媽媽寫日記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