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被罵得很慘,而且被罵得無話可說。不過我真的很謝謝罵我的人(?),因為我終於可以下定決心,這一次我可以放心離開了。

離開什麼呢?離開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回家當夫人。這本是個很讚的決定,我以前當夫人的時候也過得很好,沒想到後來它變成非常難實現的願望。過去這一陣子,我的人生好像架在沙子般的基礎上,為了讓它看起像個樣子,我很努力地蓋房子;雖然我自己明白,房子蓋得再好,沙子終究是沙子,但是我不願意去面對這個事實。今天終於有人告訴我:「再這樣下去,妳的人生會垮掉。」

我把一直困擾著我的心事都問了:

「想要去幫助別人,難道不是好事?」「那要看妳懂不懂得怎麼才是做善事。沒做好就不是好事,並不是說『做就對了』。」

「那到底要不要幫忙那些受苦的人?」「改變別人當下的苦,並不能改變他的命運。如果真的不能判斷的時候,就回到最自然的狀態去想。」

「那我接下來到底要做什麼?」「先找回妳的童心,妳的童心已經不見了。」

「怎麼找?」「跟妳的孩子學。童心並不遠。」

「更具體一點?」「妳看孩子不會記恨的。」

「然後呢?」「家裡有很多需要你做的事,先把那些做好。」

「那我現在做的事情怎麼辦?」「不要有莫名其妙的責任感,妳去擔超過能力範圍的責任,就會一直很苦;等你能力到了,有機會還是可以回去擔那個責任。」

「那我怎麼面對其他人對我的期望?」「有時候冤親債主會以和善的面目出現,面目兇惡的人反而是對妳好的,要自己學習去分辨。」

「怎麼分辨?」「先把童心找回來。」

「所以我選擇過好日子是可以的嗎?」「妳本來就該命好。妳的命格很好,但妳的命運有可能被妳帶到很苦的地方去。」

「所以我過好日子不會被懲罰囉?」「不要有奇怪的責任感。」

「那我要怎麼過我老爸那關?」「順其自然就好。」

結論是:「人生這麼短,為什麼還要自己找苦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需要追求。你有很好的條件,應該以那個條件為基礎去做事。名與利有兩把刀,割與捨有三把刀,好或不好要看個人修為。好好去經營妳的親情與友情,但是有些友情是不必要的,該捨得要懂得捨。人的後腦杓沒有長眼睛,但是心有一顆很大的眼睛,不要把它遮住了。」

還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容,就容我保密了。罵我的人也是冒著被打屁股的風險,才告訴我這些。對我自己來說,我問的問題都是我無法給自己答案的問題,在這些問題面前,我真的需要好的導師。有了確定的答案,我就能勇敢地做決定,因為這些問題已經困擾我非常、非常久了。每一天我都過得不安心,即使偶而有好事情發生,也無法解決這些問題帶給我的困擾,我拖著越來越疲憊的身心勉強告訴自己「我在做好事情」。我發覺我不再是那個「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很勇敢追求的人」,可是想逃脫的時候,總是有很多動聽的言論在我身邊圍繞,告訴我不要放棄現在的成果,應該要繼續下去;即使我覺得不安,也不願意承認。

是因緣果熟,還是有人願意幫我,或是命中注定,我不知道。總之今天的對話就這麼出現,就這麼直接,讓我盡情地問,也得到夠清楚的答案。其實我並不鐵齒,個性也不太逞強,在我最深層的想法裡,就是害怕「我如果自己過得太好會被懲罰」今天我應該算是恍然大悟了:受苦並不會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好,要過好日子人生才會好。我現在很努力做的只是件不一定是好事的事,而且我的能力也不足以承擔那個責任。既然如此,我何不把自己的日子先過好,先去做一些自己有把握是好事的事,有多大能力做多少事就好。

我自己明白,即使我不幹這一行,依然可以做很多好事;幹這一行,一開始的動機我不覺得有錯,但是隨後而來的其他因緣有些並不是那麼好,我的確應該要在種下那些因之前結束,因為那結果連我都知道是不好的;而我覺得是好的部分呢?其實我自己沒把握它真的能有結果。如果跳開其他人跟我說過的話來看,事實上我自己都沒有把握我出自善意要做的好事是不是真的好,現在我發現我更沒有把握在那過程中我會不會變質。既然我自己都覺得不妥,為什麼還要繼續下去?繼續為那些我本來不在意的事情努力,直到後來我變得在意,然後可能最後變得只在意那些事情。變成我不想變成的人。都知道可能是那個下場了,就不要傻傻地撩下去。

於是對別人很突然地、對我自己很理所當然地,我放下了。這個決定我下了第三次,這次終於能夠成案。被罵的當下雖然覺得難受,但難受只有一下下,後面越聽越輕鬆,讓我如釋重負,若不是老公阻止,我可能星期一回去上班就寫辭呈了。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感謝整個過程,因為它讓我看見很多事,認識很多好人;那些來討債的,我還也還得很高興;當我回頭看我還擁有的一切,更開心「幸好我還擁有這麼多」。迷途並不遠,回頭就不難。今天我要回頭了。

創作者介紹

無敵媽媽寫日記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inona
  • 嗯。。。好久沒到你家走走跟你聊聊了!
    迷途不遠,回頭不難,真是很有感觸的話呢!找回自己的真心確實比什麼都重要!為你加油!
  • 好久不見,又好像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輕舟又過萬重山了。

    EMom 於 2009/04/03 17:41 回覆

  • ppgin
  • 又想打電話給妳了...
  • 我的電話一直都是開著的喔~

    EMom 於 2009/04/03 17:42 回覆

  • ELin
  • Well – 其實很多時候我會不能想像我自認為跟妳談得來是不是對的, 因為很多crucial想法我跟妳很不一樣; 我是非常俗世的人, 光講"成就"啊"快樂"啊什麼的, 我的觀念是"比較級", 也就是說, 沒流那個汗去登山, 就沒有真正的那種"征服"快感啦, 所以咧, 我不太相信一個人born to be with the ability to enjoy "恬淡的適意", 我仍然認為妳是一個可以放手一搏的人, 妳應該也算是驍勇善戰一族, 不過咧, your life, your choice, enjoy it!
  • 就一個方面來說,我完全同意No pains, no gains.
    不過這恬淡的適意只是一種態度,我還是有real life要面對,right?
    這幾天我想得更清楚,我的角色是pioneer,我的工作always是領導一群人往一個方向去。以現況來看,我原來的job裡,我要領導的人跟方向都超過我能負荷的程度,要拼上全力才能成功,也就意味著我要犧牲掉很多我已經有的,但如果問我自己「值得嗎?」我的答案是No!
    我依然會放手一搏,但是我只我認為值得的人拼命。其實我不覺得我是就此退隱,只是轉換到我合適的戰場。
    至於眼前這一團腐肉,就先留給蛆蟲去生長吧。

    說不定你不確定,只是因為我隱藏了很多事實;如果你知道那些事實,說不定你也會做出跟我一樣的決定。
    但是我所在的世界,頂好是不要把這些秘密在網路或電話中流通的,若有機會在空曠的地方面對面,而你願意,我也有很有趣的故事可以說給妳聽 ^^

    EMom 於 2009/04/05 18: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