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剛辦完一場研討會,那是一場相當有水準、而且具開創性的研討會,成果當然也非常豐碩。我原本以為這項挑戰到研討會為止結束,但後續的發展才真的是挑戰的開始。我開始意識到,我的生命進入了充滿挑戰的階段,一個又一個的挑戰讓我接應不暇,有些我能夠很快度過,有些就難免打開我的創傷模式(典故請參見Keroro軍曹中的Dororo)。到了最近,尼采的的這句話----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又蹦回我的腦袋裡。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是國三理化老師為我們準備聯考打氣用的,那時候我沒怎麼受苦;到了高中準備聯考的時候,理化老師是我的化學老師,又拿這句話來鼓勵我們,那次我比較有感受到這句話的意思,但不真確。到了這個時候,我真的驚覺這句話是如此貼切而傳神。

最近我的生活仍是苦樂參半,工作上本來就有接連不斷的挑戰,派系鬥爭、小人中傷、異黨傾輒層出不窮,我發現即使開啟了創傷模式,也沒有辦法在其中待很久,因為下一個事件等著我下決策,沒有拖延的可能。結果創傷模式開啟的時間只能越來越短,很快地宣洩完情緒,很快地進入下一個挑戰。外國老闆一直提醒我:「Win the war. Don't win the battle」我問他:「什麼才是我的War?」他說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教職,但這個答案我不滿意,我應該有更高的任務要完成,找到教職只是一個battle;那麼如果找到教職只是一個battle,現在的那些小人、派系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史萊姆而已。記得以前玩RPG的時候,常常等級低的時候遇到的BOSS,就是後面等極高的時候的史萊姆;我現在的處境,就好像一個等級低的新手進入滿地都是BOSS的環境裡,雖然每KO掉一個經驗值都會升很高,但是要很小心,因為隨時都會被BOSS等級的史萊姆KO掉。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能不能不要再這樣下去?耳邊又響起外國老闆的諄諄叮嚀:「Be patient. Good things must happen.」說真的,看著眼前的大坑,說不害怕是騙人的。我綁了安全索,也盡量往後撤退,但最後那個坑會崩成什麼樣子,我不知道。所以今晚我下了一個決定:「奮戰到最後一刻,不行的話,就算了。」仔細想一想,如果我的學術生涯就此結束,那也不過就回到我畢業那時的決定,離開學術界而已。最差就回到原點,對我來說又有什麼損失呢?所以我可以比較不害怕,比較勇敢地繼續做好我覺得「正確」的事情。

說「比較」勇敢,是因為我也會膽怯。想起了古龍小說寫的,真正有勇氣的人,不是不會害怕的人,而是明知道害怕,還是要衝下去的人。現在的我,真的希望老天爺多給我一點勇氣,當然再多一點運氣就更好了。

想點開心的:姐姐的直排輪溜得很不錯,進步很多;妹妹現在很會說話了,今天很熱情地抱著我,大聲說:「我愛妳!」;龍貓地的草莓結實纍纍,每次去都有很好的收成,作物們也都長得很好;新一年的柚子開花了,今年會好好整理,讓它長出更好吃的柚子來;今天買了龍博士的金字塔遊戲,姊姊已經可以解初級的問題,我自己也玩得很開心;接下來我考慮也去買雙直排輪鞋,以後溜去上班吧。

嗯~想玩心情好多了,去睡覺囉。

創作者介紹

無敵媽媽寫日記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in
  • 草莓!!
    周末才去採了,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機,不敢採多,給兩隻小的過過癮而已。
    重點是:我要去妳家玩!!!
  • 來啊~來啊~

    EMom 於 2009/03/25 17:44 回覆

  • 銓媽
  • 看妳形容的~我也好想去
    柚子樹~妳家有柚子樹
    那是我和銓最想要的
    柚子樹可以養出健康的蝴蝶幼蟲
  • 是啊,我家已經有鳳蝶來產卵了,每年都有很漂亮的蝴蝶們喔。
    等我整理好了,歡迎來玩啊。

    EMom 於 2009/03/31 20: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