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陳雲林來訪,每天晚上騎馬的時間,總會在新聞上看到許多抗爭的鏡頭、會面的鏡頭等等等。這許多的鏡頭讓我有時空倒錯之感,很多事件的發生也讓人不勝欷噓。事實上,這一類的問題我是比較不敏感的,主權也好,人權也好,對我來說都是很抽象的概念;除此之外,我也比較是個務實派,對我來說,「革命」要奠基在「可行性」之上,上街頭對我來說是比較沒有有效性的做法。不過我尊重所有人有表達自己的意見的權益,也很心疼負責維安工作的警察,大家都是一家人,這樣的衝撞到底值不值得?誰得利誰又失去?似乎都是混沌未明,最後我得到的結果,卻是都是因果的諸法皆空。

 

我對這樣的事件沒有感受,是因為我沒有前面的因緣;而有些人因為有了前面的因緣,所以會有今日之結果;又有一些人在今日的結果當中種下新的因緣,等待來日之果報。而這些因果的起伏擾動,並不能對命運的轉輪造成影響,世界潮流的趨勢依然推動著整個大環境改變,我們將來要面對的問題與挑戰依然日漸嚴苛,而我所在意的事情說大也許可以吹得很大,但終究其本質依然是「生存」而已,生命的生存、種族的延續、或如果有末日的時候,能夠平靜地面對它的來臨。在這樣一個我無法感同身受的社會事件當中,倒是明白地看到「諸法皆空」的表象-----原來他們的因果並不能改變命之所趨-----那麼我所在意的一切一樣不能改變什麼,唯一能改變的,只有我自己的色受想行識。

 

那麼,我能不能為了滿足我自己的色受想行識而活:不受外界影響的,我自己的定義的,我想要的人生。也許為了自己喜歡的議題奮不顧身,不介意別人的無感;就好像現在我的無感,也不介意別人的奮不顧身。別人有別人要證的因果,我也有我自己要了脫的輪迴,這樣就好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in1225
  • 我原本是跟妳一樣的想法的,既然都是因、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必然,又何須在意?
    但是這幾個月以來,倒是又有了不同的想法。
    我可以不急於採取任何反應、動作,但是我必須要確認我自己在每個不同的時間點的立場跟想法,如果應該是要站出來加入什麼,作點什麼,還是覺得應該要義不容辭的!

    好像有熱一點了,可是一樣還是沒想清楚>"<
  • 我的立場跟想法是走在前面的,然後看因果,放下因果。
    但是我知道自己的侷限性:我做的事情沒有真的能為了誰,我只是要讓我成為一個我想要變成的人而已。所以想跳出來的時候跳出來,想龜起來的時候龜起來,這些都是「我」的一部份,讓我成為我想的我的一部份.........然後我想要的我也是可以變來變去的,哈~哈~

    EMom 於 2008/11/06 09:3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