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BLOG,這段時間是個機會與挑戰競相出現的日子,一方面是外國老闆來,工作上還有一些業務要執行;另一方面公司的活動也多了起來,花不少時間在處理那邊;然後最近身邊重要的人有些玉體違和,所以也不太有心思寫BLOG。以結果論,容億企業的CEO又拒絕了兩個工作上的邀請,看來我真的要好好把公司搞大,不然別人都不把我的下一份工作當一回事。

不過最近對於離開現在的工作這件事又有了不同的思維,當遇到重要的人有健康狀況,發現自己只要打幾通電話就可以得到很好諮詢與服務,只要幾句話就能輕易安撫親人焦慮的心情時,我發現自己不見得那麼灑脫,能輕易地跟這樣的資源說再見。幸好因為以往努力的累積,所以現在我還能用比較輕鬆的形式保持這些人脈與資源;但終究維持這樣的資源是要付出代價的。人生不就是如此?因為人跟人之間有了互動,所以有了牽絆;這牽絆會引來更多的互動,形成更大的牽絆;然後形成網絡,網絡之間會有排斥、也有鬥爭,每個個體最後都是網絡中的一小點,然後個體消失,只剩下網絡的行為。若要維持個體的獨立,就必須看得很開,對很多事情都要看開,然後要不跑到山上當野人,要不跑到廟裡當和尚。現在的我,應該還是但願人長久。

前天摘了田裡的小玉西瓜,雖然個頭很小,但是已經很甜,改天補個照片。還有就是我種的小蕃茄,紅色黃色各六棵,前天也進入第一次收成,甜度相當令人驚豔。此外前一批當鳥食的牛蕃茄跟黑柿蕃茄也意外發出許多小芽(蕃茄爛在土裡自己長出來的),移植後也長得頭好壯壯了。經由老媽跟鄰居的指點,我現在比較知道要怎麼修掉蕃茄過多的側芽,加上肥料管理加強,成果相當不錯。現在就等著田裡的大西瓜表現了。我還是捨不得離開龍貓地,儘管一邊植上合適的草皮抑制雜草叢生,也開始準備要保護樹苗,然後請人來定時除草,但每當我看到田裡的作物在我的悉心照料下越長越好,就覺得我跟這片土地的連結又更深了。那天吃到第一口西瓜,被甜度跟水分感動時,我脫口而出說:「這就是種瓜得瓜啊!!」原來人生當中能夠種瓜得瓜也是一種奢侈,要種到對的瓜,還要把瓜照顧到收成並不容易,我的小瓜就裂了三個呀!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我本來跟貝登堡的一位小姐約好要去手藝課,但是早上臨時接到她的電話,說要跟我改時間跟地點,因為他臨時被調到另一家百貨公司去了。這對我來說有點不方便,但我依約如期出現在另一個專櫃上。百貨公司的專櫃都不大,原來上課的地方做了一群人(大概就兩位),看起來不像是在上課,但就盤踞著那個地方。要幫我上課的小姐出現了,也跟另一位銷售員說他要幫我上課,但那群人遲遲沒有離開,我只好在櫃上逛起來,一邊逛一邊聊。後來我望到那群人桌上有蠻有趣的東西,就想問幫我服務的那位小姐那是什麼;那位小姐聽不懂,我走過去向那群人借他們桌上的sample,其中一位小姐很兇地把東西抽走說「不借」。後來我還很意外地發現這位兇巴巴的小姐是另一個花車的銷售員。

打從我長大以來,就沒有看過這種應對方式,還發生在一位成人的身上,真的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眼看著那些人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只好請幫我服務的小姐介紹他們家其他東西的玩法。後來我發現這樣的介紹反而更好玩,因為卡片的技法我多半都會了,網路上也都搜尋得到;反而是那些打洞器、水性蠟筆等等的小玩法給人意想不到的趣味,另外我也趁那個機會向她打聽了百貨公司內專櫃的細節。到了四點左右,那群人等到另一位銷售員下班時間到了,才一起收拾東西離開,到那個時間為止,我已經又「不小心」買了一些東西了。

那群人連同他們等待的銷售員離開後,服務我的小姐才跟我說:「公司要我調過來,我的反應真的很大,但是沒辦法,公司的態度就是那種『妳要是不肯調就離職』的樣子。」我吞吞吐吐地說:「我看妳要過來,另一個小姐的反應也不小。」結果這位小姐跟我說:「他的反應才真的很大,因為她完全不知道她今天要離職。」這下我終於懂了,原來這位小姐是被調來取代另一位銷售員的,難怪會有這麼一齣戲在上演。她接著說:「那位小姐個性太直了,很不客氣,所以業績不太好。」不久前我才聽到說這個月已經過了一半,他的業績還不到目標業績的1/8。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笑著~笑著~

Li-Ju1.jpg 攝於2002年6月

我就老了~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們公司的教學區最近討論氣氛越來越熱絡了,為了服務廣大的客戶,讓大家能有更方便的討論平台,所以決定開設討論區。

請到我們的容億樂活討論區逛逛~

目前只有公司原來的教學區與我個人BLOG部分的資料,以後會慢慢添上更多的資料,主題是與樂活的食衣住行育樂有關議題,歡迎大家也到那邊聊天唷!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幫一位研究助理送行,離別的氛圍越來越濃厚了。

在學校我有一個很好的team,有三個博士生、兩位助理、跟一位研究助理,我們一起共事了兩年的時間,這兩年一起打過大大小小的戰役,用企業級的效率做學校的工作,完成了許多不可能的任務。而今這個team即將解散,解散的原因我很開心,因為大家都是追求更好的發展,我帶他們本來就不是為了把他們留下來,而是希望經過共事的經驗之後,讓他們能找出自己的能力與興趣所在,等準備好了就繼續往前衝。所以中心的成員不在我的捨不得項目當中,而是給予最多祝福的對象。

不久前才有一位學生順利拿到博士學位,即將到業界發展;今天送行的這位研究助理則是要到美國繼續念博士班,就到我們外國老闆的實驗室;另外兩位助理也分別要繼續深造藝術設計及芳香療法。不管我是否離開,這個team都一定會分開的,不過我真的好想看到這些成員們將來獨當一面的樣子,所以決定要架一個Team BSRC的部落格,讓大家一起分享接下來的點點滴滴,不管在地球的那一端,都能天涯若比鄰。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夜我泣不成眠,我發現一直追求未來並不能放下過去,只有真正道別才能放下,所以今晚就讓我努力說再見吧~

季伯倫「先知」的船來了,正好道盡我現在的心情:

阿穆斯塔法是當世的曙光,集所有榮耀於一身。他在歐法里斯城待了十二年,等待他的船返航,載他回到出生的小島。到了第十二年,在收穫月的第七天,爬上城牆外的山丘,朝海眺望,看見他的船隨著薄霧駛來。於是他的心扉豁然打開,喜悅飛到遙遠的海上,他閉上眼睛,在沈靜的靈魂中默默的祈禱。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和子由澠池懷舊           蘇軾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午收到一位學長的email,向我要我的手機號碼;這位學長已經延攬我很多次,每次都被我拒絕,最近他聽到我要離職的消息,又想要找我。要說明一下,這位學長並不壞,如果有機會,我其實很願意跟他合作;只可惜沒有適當的時機,所以才不得不拒絕他的邀請。這一次我大概明白他的目的,所以在回信給他的時候,就簡短說明我接下來的動向,他仍然不放棄,打電話來做最後努力,最後也只能說聲謝謝了。這是最近第二次有人認真要延攬我,接下來可能還有幾次........

記得還在念博士的時候,曾經被我老爹唸過,這麼久還沒有畢業怎麼辦之類的話,那時候我就跟他發下豪語,跟他說:「等我畢業的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排隊等著聘請我。」老爹對我的說法當然不可能完全相信,不過也就不多說些什麼。剛畢業的時候,因緣際會繼續留在學校,那時候很多人扼腕一次,因為他們搶不過我的前指導教授。這次我真的要離開他了,不管是什麼理由,總之詢問度又瞬間爆發,我想我實現了當初預測的結果,真的很多人想聘請我。

只是當初我怎麼也沒想到,當我實現了這個目標的時候,就是我要另起爐灶的時候。這也算是一次脫離安逸圈的行動吧?!未來會變成怎麼樣,我真的沒把握,我的心裡一樣對未知的前途感到害怕,但即使害怕也要走下去,所以我想我也算是個有勇氣的人。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久沒出場的我的好朋友大法師,端午假期終於有時間安頓下來,好好刻一幅作品。據他本人的說法,因為他不想再被奇幻綁架,於是有了這幅新作。對他而言,這幅作品有很多的第一次,包含了:

1. 第一次獨立構圖

2. 第一次不是奇幻的作品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的震盪漸漸平息,晚餐後去散步的時候跟老公有了協議,以後公婆的意見我處理不了的就不處理,交給他處理,同樣的我爸媽的意見他也可以轉給我處理。不過仔細想想婆婆最近跟我說過的話,我慢慢有點瞭解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誰,也開始相信兒子會像媽媽這件事。

婆婆跟我說的話常常會矛盾著,比如說她曾跟我說過:「女人還是要有一份收入,在家裡才會有地位,所以妳以後一定都要教這些孫女有一技之長,讓他們有能力養活自己。」但是他會又說:「女人還是在後面,讓男人去前面帶頭衝,去承擔那種壓力比較好。」或者他跟我說過很多次公公對我回娘家的頻繁有意見,但又跟會跟我說她以前想回娘家,夫家這邊都不讓她回去;最近又跟我說了一次,她有時候很想回屏東大舅家看看,但公公不願意去親戚家。

慢慢地我比較能區隔開,婆婆的話裡頭哪些部分是她自己的心情,哪部分是公公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區分開來以後,我覺得好多了。我想我永遠也做不成我公公心目中理想的媳婦形象(因為我並不想做),但是接下來我可以帶婆婆多體驗一點新女性的生活,慢慢來吧........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個端午節連假過得很「精彩」,我花了不少時間演內心戲,自己對自己OS來OS去,最經典的莫過於星期六早上我起床,坐在床邊想了超過一個小時,啥都不能幹,顯示那時刻我的腦神經處於滿載的狀態。

稍微交代一下發生什麼事:因為我們要搬回去,我的婆婆很高興,就忍不住跟我多說了一點。當他想要教我「女人就該怎樣的時候」,就完全超出我的極限了。說真的,我不喜歡以標籤去決定一個人「應該怎樣」,所以我不喜歡「男人應該怎樣」、「女人應該怎樣」、「老大應該怎樣」、「弟妹應該怎樣」............我覺得這些不是由自己決定的身份,不應該成為「原罪」;在日劇「篤姬」裡,有一群人在追求沒有社會階級、可以自由戀愛的新世界,我跟他們追求相同的理想,這意味著女人沒有「應該」要生孩子,也沒有「應該」要為孩子犧牲掉自我成就,要生什麼孩子也是他們自己的自由。雖然我仍然會選擇生孩子,也選擇在他們還小的時候多花一點時間陪他們成長,但那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應該」。我的打擊,就在於面對一連串的「應該」。

說實話,那些話要是由別人提起,我一笑置之就好;由婆婆來提,好像又是另一件事。雖然我有想到這個可能性,但是當聽到原作親口複述一遍的時候,打擊還是很大。不過經過幾天的沈澱下來,我想清楚了,很多人都對我有很多的期盼:娘家的父母認為我「應該」有自己的工作,維持獨立自主;老闆認為我「應該」不要放棄我的所學,畢竟國家培養我這麼久,像我這樣的人才很難得;病人與家屬認為我「應該」努力把東西做出來,那是他們的希望所在;公婆認為我「應該」在家帶小孩,讓老公去發揮...........每個人都有他們的道理,也言之成理,但是他們都不夠瞭解我--我的所思、所想、所愛、所欲、所能、所求,他們能給我的建議,只是在他們認知範圍裡最好的幸福,那是他們的幸福,不是我的。所以我決定把所有人的建議一致處理--謝謝指教,感謝他們為我設想,但終究我自己的人生還是我自己決定。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