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6 Wed 2008 13:52
  • Reset

最近我過得很悶,有來由的悶,也有沒來由的悶。若要總結說一句,只能說「這不是我要的生活」。最主要的問題,可能來自我的工作。我不喜歡我現在的工作,雖然我喜歡做研究,也喜歡上課,更喜歡我的同事,但是整體來說的工作我不喜歡。若要真正深究那讓我不喜歡的一點,可能是由來已久的專業衝突----那很久以前就讓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離得遠遠的那個理由。據說研究生往往跟指導教授有糾葛的情結,但是我自己當研究生的時候,沒看到我同學們有太多這種情結;等我進了學校工作,看過更多指導教授與研究生的關係之後,更覺得有情結的人才是特例。

我知道,只要耐著性子就能解決,我最知道要用什麼方法來說服某人,我也非常明白這國家社會需要什麼樣的貢獻,我知道............但是我覺得好累。我已經忍了好幾年,終於可以解脫後又沒得解脫,繼續陷入泥淖中,到了現在我覺得我已經徹底沒力了。如果要繼續走這一行,我要重新reset;如果要重新reset,我還要走這一行嗎?我不想。「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我辦不到,只有丟棄過去的包袱,我才能獲得新生。現在的我沒有「死過」的感覺,所以我不能「重生」,就覺得越來越老,越來越想求得一死。我要向過去的自己完全說再見,然後再重新開始。現在的我覺得好累、好倦、好無力,再也打不起精神來努力了。

下午跟美國老闆聊了一個半小時,他很關心我的狀況,要我有事情就打電話給他,也說他很希望我能找個時間到美國去跟他待一段時間。我原本擔心,想要離開的心情會不會因為跟他聊完又改變了,但是我發現,跟他聊完只讓我的心情變好,卻不能讓我打消想離開的念頭,反而更讓我看清了台灣的研究環境不健全的一面。如果在以前,也許我會想要學白色巨塔裡的唐澤壽明,一邊在體制內鬥爭到頂端,逐步實現自己的理想,好像迷失、又好像沒有迷失一直到死。但是現在,我真的覺得人生太短了,這麼短的人生好像不應該用來受苦。苦一輩子、或爽一輩子,其實百年之後都無差別。要說真的對人們有影響,那也是因為有成功才有影響;更多不曾被實現的理想不曾發生影響,也就無緣為人類服務。再者,要有所貢獻,也沒有一定要在那個領域啊。如果利他的基因是生存的必備條件,至少應該可以選擇要爽爽地利他吧。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藉由「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自閉症基金會」與「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自閉症基金會家長委員會」之共同宣導,希望能喚起社會大眾,認識亞斯伯格症,使這群不被教育及社會大眾所了解的孩子,能在早期發現,獲得適時之治療、關懷與輔導。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末帶孩子們回娘家,兩天下午都帶著孩子到爸媽的菜園玩。爸媽在烏溪旁的跟朋友借了一方田地,自己種點蔬菜調劑身心,我跟老公雖然經常上龍貓地,但是孩子們去的時間卻少,所以週末天氣晴朗,我們也希望孩子能多跟土地親近,就帶到菜園去。

星期六下午,老爹拿了幾個麻布袋給兩個孩子,要他們在已經收割的稻田裡撿拾稻桿,孩子們嘰嘰咕咕地直撿到夕陽西下,我們一起欣賞了絢爛的夕陽,才荷鋤而歸。

星期天下午,到了田地之後,老爹說他要去摘一些「過貓」,順便挖些綠竹筍,大女兒嚷著說要跟,小女兒聽了也說要去,我跟老公就帶著孩子跟著老爹走。大女兒已經是輕車熟路,蹦蹦跳跳地跟在外公身後;小女兒第一次走到竹園去,路上又有很多好玩的花花草草吸引她,所以走得很緩慢,我就跟在她後面慢慢陪著他走,順便介紹路邊的花花草草給她看。偶然一抬頭,看見大女兒已經跟老爹走到田梗上,老爹悠閒地扛著鋤頭走著,大女兒則是蹦蹦跳跳開心地跟著,背後是夕陽下紅紅的雲朵,旁邊是一望無際的稻田,一叢竹林矗立期間,好像一幅畫一樣。這個景象深深映在我腦海,反覆咀嚼有無窮的滋味,到了那晚開車回新竹的時後,我跟老公說:「我小的時候,也曾經像大女兒這樣,跟在我外公的身後蹦蹦跳跳在田埂上走著。」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週末,是從星期四下午開始的。星期五的課現在是論文研討,以及拼圖比賽,所以我不用備課。星期四上完課後,要是沒事,我就會找老公一起去龍貓地玩。昨天就是個沒事的午後,我把協會的事情處理了,幾封mail回一回,就跟老公到龍貓地去。

 

到的時候大概是下午三點,深秋了,太陽溫暖但不炙人。這天沒什麼一定要完成的工作,我就去整理我的菜園。前幾天剛下過大雨,把豆架弄倒了,我重新搭過,再種幾顆豆子回去。葉菜區的菜發芽不多,我又多種了些菠菜、白菜跟西生菜。整理得差不多了,抬起頭來看看對面的山丘,陽光是金黃色的,藍天底下趁著白雲,山被雨洗得青翠,讓人忘了今夕何夕,一時真的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之感。忘了凡塵,只剩下眼前。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最近過得不太好,除了工作忙,小的從週末起連燒了三天,也好幾天沒睡好了;大的最近也要人家多花點心思陪,一不小心又長大了。龍貓地打了一口水井,與預期計畫相差很多,經費也相差很多,還是咬著牙花下去了。週末的大雨把我搭的豆架吹垮,豆子都死了。我覺得我一整年都過得這樣風風雨雨的,到了年底人實在累了。

 

另一方面,孩子在這一年中長大很多,我們的龍貓地也建設地越來越完備,有很多需要用心經營的地方,也是我們的興之所至;我經常想要買個貨櫃過去擺著,一家人住將起來;不過這畢竟是比較不合宜的方式,所以只能暫時增加到訪的頻率。同時因為孩子長大,我也多了很多想做的事:想彈鋼琴、閱讀、做手工藝、多運動........這些事情經常呼喚著我,我經常要用很大的力氣去忍住這些慾望,但是我自己知道慾望的火舌是越來越炙熱,總有一天會無法阻止。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幾天陳雲林來訪,每天晚上騎馬的時間,總會在新聞上看到許多抗爭的鏡頭、會面的鏡頭等等等。這許多的鏡頭讓我有時空倒錯之感,很多事件的發生也讓人不勝欷噓。事實上,這一類的問題我是比較不敏感的,主權也好,人權也好,對我來說都是很抽象的概念;除此之外,我也比較是個務實派,對我來說,「革命」要奠基在「可行性」之上,上街頭對我來說是比較沒有有效性的做法。不過我尊重所有人有表達自己的意見的權益,也很心疼負責維安工作的警察,大家都是一家人,這樣的衝撞到底值不值得?誰得利誰又失去?似乎都是混沌未明,最後我得到的結果,卻是都是因果的諸法皆空。

 

我對這樣的事件沒有感受,是因為我沒有前面的因緣;而有些人因為有了前面的因緣,所以會有今日之結果;又有一些人在今日的結果當中種下新的因緣,等待來日之果報。而這些因果的起伏擾動,並不能對命運的轉輪造成影響,世界潮流的趨勢依然推動著整個大環境改變,我們將來要面對的問題與挑戰依然日漸嚴苛,而我所在意的事情說大也許可以吹得很大,但終究其本質依然是「生存」而已,生命的生存、種族的延續、或如果有末日的時候,能夠平靜地面對它的來臨。在這樣一個我無法感同身受的社會事件當中,倒是明白地看到「諸法皆空」的表象-----原來他們的因果並不能改變命之所趨-----那麼我所在意的一切一樣不能改變什麼,唯一能改變的,只有我自己的色受想行識。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