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三早上到學校,我桌上有張字條,是個碩士生留的,他說他的電路上少打了一個via,以致無法量出完整的data,但是可以量出的部分確定是OK的。他詢問了一位博七的學生,建議他去做FIB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問我可不可以,然後留下他的聯絡方法給我。照慣例我是不主動聯絡的,我知道他晚一點就會來找我。當下我看的第一個反應是「都這樣了,就去做啊」。

但是在碩士生找到我之前,另一個博五學生(也是我這個研究群的大師兄)跑來找我,跟我提起這個學弟的狀況,讓我對整個事件有更深刻的思考。他說前一天學弟就說要去做FIB,被他給擋了下來,畢竟做一次FIB的經費也不便宜,至少應該要知會老師或者我,怎麼可以先斬後奏?再者,這個問題本來是可以避免的,是因為學弟設計的過失才造成需要事後彌補,所以他不認為應該要讓學弟去做FIB。我告訴他我的考量:「這個碩士生已經升三年級,念太久對他是一種懲罰,但對我們來說也是,我們一個月要付這些學生8000元的人事費,錢是我們拼了命做計畫來的。而且讓他再下一次晶片,總的成本來說更浪費,做FIB相對上來講是比較經濟的作法。」最後我請大師兄放心,我會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來處理這件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早上對我來說是很不好過的一個早上。昨晚小姑訂婚宴客,結束了以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從斗六回到新竹,為了今天早上跟學弟們有個meeting。早上起床時已經九點十五分,想說整理整理,也許遲到個幾分鐘,還行。結果兩個女兒也跟著我們起床,姊姊肚子餓了有點在鬧,想說泡杯巧克力燕麥奶給她喝,結果換來她更激烈地哭鬧。一開始她嫌太燙,弄涼了又不肯喝,也不肯給妹妹喝,更不肯我收走。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想著二十來個學生加一個教授正在等我去meeting,我只好把心一橫,硬是自己把奶喝完,把大哭的老大跟不知所云的老二送到褓姆家,然後趕去跟學生們meeting。

走在路上,我真的覺得欲振乏力,一直在質問自己:這是我想過的生活嗎?接了這個工作之後,有很多其他附帶工作跟著產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得為很多的月刊週刊寫文章,介紹我國的生醫工程發展;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必須為了五年五百億寫出可以感動人的計畫;更不知道為什麼,很多計畫就會找上我,要我執行。這些都是我計畫以外,但又都是分內該做的事。在此同時,女兒的大哭讓我按耐不住火氣,不管我如何壓抑,我依然說出:「媽媽的時間已經來不及了。」這樣的話。說實話,我不想當這樣的媽媽。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70922
這本書一開始,是用一個考卷吸引了我的注意,但是考卷已經不見了。這份考卷有十個問題,我只答對了四個,對於平常自詡邏輯觀念甚強的我來說是很大的吸引力,所以我二話不說就領來看了(我參加了天下遠見讀書俱樂部)。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