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寫完修行之前的事之後(好拗口),我真的回去翻我的日記,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剛好,我最後兩本日記剛好就是從上研究所寫到生孩子之前。我懷老大之後去了美國跟歐洲一趟,回來以後就封筆了。研究所時期的日記就記得斷斷續續,不過也很夠看,居然有讓我拍案叫絕的內容。

不過看了舊日記,也有新的心情;很多東西,當時以為很嚴重的,現在根本都忘光了;另外有些東西,當時沒有紀錄的,現在居然還是記得一清二楚。日記的末期,最多的紀錄就是對老闆的不爽,老闆當時做了很多即使以現在標準來看還是讓我覺得過份的事,但是最後我只記得「我要離他遠遠的」,中間的種種忘得差不多,越過份的忘得越徹底,這可以說是「人有忘記痛苦的本能嗎?」不過也幸好重新回去看了那些事,所以我可以很確定現在的選擇不是一時衝動,真的是長期思考的結果,我可以更明確地離開。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