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老公在看完「放下」的練習之後,告訴我他的想法。他說出這句話,我的思緒又飄到了中學時代。我自己覺得中學的時候唸書念得很苦,國二以後大概平日一天只睡不到六小時(居然還能長到166cm),週末才回家補眠。住校熬夜K書的夜晚,如果遇到寒流來襲,會瑟縮在椅子上邊發抖邊念,念不下去的時候,就會告訴自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撫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也。」那時候的我,當然不知道會有什麼大任,只是被教導「我應該擔負大任」,然後就一次又一次像是催眠似的,在「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加持下度過每一個K書的夜晚。

上大學後,這種情境就少了,頂多就是期末考前一晚通宵達旦的時候,偶而會想起來用一用。後來還會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要擔大任?不擔大任不行嗎?只想平平凡凡、獨善其身不行嗎?有很長一段時間,這段話被我丟在一旁。

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